【罗莫尔多/米沙】国王最后来

金玫瑰洞X熊之吻的拉郎

    秋天快过去的时候米沙开始囤积蘑菇和浆果,他原本想抓只兔子过冬,但那个小东西奔跑起来如同走进了一阵风,只留下新鲜泥土被翻起后藏在其中的落叶的味道。米沙只好灰头土脸地向河边走去,并期待今年浮冰顺流而下的时间比往年迟一点,他不想扎进刺骨的冰里捕鱼,即便厚重的皮毛足够帮他隔绝碎冰碴,米沙仍旧不能适应没有松木燃烧的香气以及跳跃火苗的凛冬。
    米沙是一头棕熊,又不是一头棕熊。就像女巫是一只白鹅,又不是一只白鹅一样。可这是米沙作为熊经历的第三个即将要蜷缩在树洞里挨过漫长时日的冬季:他清楚自己会没有蜂蜜吃,果实早就死在了秋天,为了填饱肚

【Roy Harper中心】准许阳光 Admit the Sun

去年给弥总的稿,发出来除个草顺便宣传一下本子DC电影宇宙群像本Justice League: Secret Orgins

大概脑补了一下如果Roy在正联的宇宙中出现他会经历怎样的故事,揉了很多漫画进去,反正我知道华纳是不会让他出来的,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打我脸!


1. 

  这个时代没有英雄,早年只有城市游侠的传说散落在各个角落。人们舌尖或耳廓的故事被压成三指宽的报道塞在都市奇闻的版块中,无人去窥测真假。直到红色披风伴随着钢筋混凝土、交织布满天幕的光轨、神明从来都不曾眷顾人间的见闻以及此后的一连串灾难降临到世间,他们才突然意识到人类需要能够守护他们并承担一切...

【海边的曼彻斯特】丰饶而陌生(Patrick/Lee)

  这个冬天他们一同经历了比以往的每一年加起来都要多的大雪。李并不曾长期留在城镇,起初他接到电话后能做的只是耗费一个半小时驱车赶往医院将干裂的嘴贴上兄长的手掌确保在那之下蛰伏着的血管依然搏跳,他会去接帕特里克放学,随后用同样的时间回到波士顿铲不完的积雪里。
  帕特里克知道他的叔叔避免回家,接着又拒绝留下。那场火灾遗存的灰烬仿佛永远盘旋于曼彻斯特的半空,燃烧过后的木屑碎片与火星混杂进骨骼等待一具不完整的身体归来后的肺腔,李抗拒曼彻斯特正如抗拒干燥的、无生命力的粉尘沉入胸廓。在正相反的层面,帕特里克清清楚楚地明白除去钱德勒的姓氏,李的离去使得他被自己的故乡忘记。
  如...

【NT+DRT】13410131610



  更早之前那个模糊的夏日印象窒塞在德罗西眼后的黑暗,他会在每一年相同的时间截点将蜷缩在颅骨内侧的轮廓还原,不动声色地摸遍它延伸出去的全部脉络。
  最开始是被欢呼充斥的美妙瞬间,他罚进点球后的几分钟,托蒂与他将吻、荣誉和祝福印在奖杯上,他们的嘴唇在之前的以及未来的所有时间里,最贴近地倾向同一侧。十一年间德罗西持续回忆这个所有的感官被迅速放大的时刻:他听见托蒂带着笑意的鼻息,他的队长揽住他肩膀的手臂上的血管因激动在后颈处不停地搏跳,汗水贴着脊骨流到后腰,他们的南部口音在被人潮的呐喊吞噬之前汇聚成难以共享的一个秘密。它渗透不进米兰的核心,北面的都灵斥离温软的南方空气。那时的德罗...

【除草摸鱼】波兰三角椅

  普遍的情况下他们三个人工作时选择用沉默来构造稳定的关系,偶尔——屈指可数的几个黄昏,文字、乐曲以及镜头的含义重叠在华沙凛冬过后第一个出现阳光的日子,K从无病痛的安眠中醒来的短暂时刻——Z会哼唱出他们用过的或将会用到的插曲最简单的雏形。宁静被音乐填满的瞬间P和K闭上眼睛,先前那根维系平衡的绳结刺穿噤声的假象将每个人的喉咙与心系到一起,他们同时意识到撇弃言语只是另一种交流的形式。印象里的诗人说过要保持缄默,等震颤的空间到达身边再凝神谛听。他们听到他们之中最年轻的声音。
  事实上Z很少表现出这种年龄的差异,他难得的幼稚举动止于被另外两只手覆盖住的夜晚,当抱着好奇心呼唤出同...

【Arthur/Uther】他的另一个我

CP:Arthur/Uther

分级:PG-13


  亚瑟印象中最深刻的部分来自于黑暗之地模糊了时间边界的一场雨。某种濡湿的质地,猛兽占领河道,肌理的伤口和尚未凝固便又一次被割裂的新痕在不停地流血;他看到像长者背脊般易被折断的古旧高塔,由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筑起眼下却靠残骸及碎泥维系平衡。

  他在那处骨骼的荒原透过坍缩的塔窥视到困扰他数年的噩梦,无法辨别是落在白昼还是午夜的暴雨冲垮了凝固在视线中切实的影像,幻觉夹杂着久远的记忆缓慢地回溯到躯干内里。亚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雨季,温溪聚集在脚底;在圣剑的光辉烧灼眼目的时刻,他垂下头...

【76M】不存在的士兵

送给友人的礼物(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AU


  他知道那是杰克.莫里森,麦克雷从进展报告的自白里读到过这个名字。字母占据半指宽的位置留下空白把后面的话挪到下一个段落,明确地将存在的证据拼凑在开头几行较为显眼的地方,但实际是档案封面标记的则是过分简单的称谓。它的意义仅仅在于归结所有属于或曾属于那象征性身份的人:拿着枪站在惨白光线织拢的战场,怀抱着傻乎乎的希望。

  麦克雷认识的人中一半绝不会放下枪支,甚至齐格勒博士都时常藏着一把。他自己的别在腰侧,皮革质地的枪套包裹着带火药的金属与丝绒缠绕琴弦某种程度上讽刺地相似。而麦克雷的幻想不寄存在太阳之上,他清楚...

【The Mechanic】饲者与食者

CP:Steve Mckenna/Arthur Bishop

分级:R

警告:有Harry/Arthur提及


    起初亚瑟会给史蒂夫带去些面包和果酱。他多少对这所房子中盘旋的银色枪支鬼魂和钢琴落灰的味道怀着难以袒露的复杂感情,而史蒂夫那双诞生于弹头以及枪膛下眼睛很容易便寻得一枚准点。亚瑟到来之前他会把父亲的照片翻到正面,接着不动声色地注视对方的眼神悬停在玻璃阻隔的眼侧的倾角、佩戴勋章的心口、双手以及身廓的全过程,直到他将它们再次向下扣好。

    最后一次亚瑟什么也没有带,他站在门口盯着互相磕碰...

1 / 8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