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磁王:遗产】生命宛如致命恶疾(Max/Magda)

一个三年前万家相关的本子,公开一下文档(本子似乎还有几本,可以找软软要嗷?


    我用我自己的眼睛见证了至少二十五万人的死亡。


    他写道。


    将这一切告诉那些想听的人,也告诉那些不想听的人。我恳求,不要让这一切再次发生。


    那张纸的边缘被火烧焦了,灰烬沉下指节,剩下的小半片纸页被夹火的烈风吹起来折向他的手背。在这一瞬间,伤亡、病痛、尸骨分离和战争轰响全部滞留在马克思的手上。他先是想起来和家人在墓地看着教堂燃烧起来的那一夜,继而回想起卡尔布老师枯瘦的肢体被推入焚尸炉的场...

【士+切+大河】仲夏里蓦然一股雨水的气息

[一段关于旧事的记忆和一个关于未来的预言]



    季节的交替边界伴随着雨季的迫近,空气里有一种悬浮在灰尘之上的滞窒的甜味。多年后他与陪同他长大,后来又成为他老师的姑娘偶然谈起那一年春夏(或夏秋。由于下了很长时间的雨,他对那段时期的印象变得像是在水下睁开眼睛一样模糊)交际,对方不切实际地形容当年雨水渗透进夜前的余温让整个城市闻起来如同掉在潮湿泥土里的大判烧。


    “真是的,藤姐这样也可以想到吃上面吗?”


    “因为真的很像嘛,蒸汽会熏到鼻尖,如果戴眼镜的话镜片上都会起雾。是那...

两个梗!

为了防止弃坑跑路,在这里给自己插个旗旗,等我赶完死线就来写!(抱拳


《一个芦柑去找你》


    一个伊坂幸太郎风格的卫宫一家,黑道au的那种。在外酷炫狂霸拽但实则生活自理能力为负数的老爹,思维跳脱的活泼太太,看起来正在经历青春期(……)的小女孩还有异常靠谱却互相不对付的两个儿子,除此之外整个家族好像还有行踪诡异的银发双胞胎杀手(但平常似乎做着女仆的工作)以及长相凶恶的保镖(女孩和他关系很好,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会骑在他肩头上去院子里看花)。不过其实并不是凶神恶煞的正统黑社会啦,都是气场还有神秘感作祟!


    这样的一家子被卷入无厘头的阴谋...

【Gangsta/沃尼】饲养乌鸦

*一些少年往事


    被称为“民用暮光”的日落时间与太阳中心在地平线以下六度间的一段光线薄明、隶属人眼被自然光欺骗后视线凝结落在灰白雾气上的时刻结束前,沃里克亲吻了那一天最后一个姑娘的脸颊。他离开妈妈桑的店里时口袋中多出了一枚银质耳环和一把与他工作无关的零钱,它们曾经被棉布包裹好存放到书籍或远方来信的夹层间,远离鸦片酒、麦角酸二乙酰胺以及劣质棕榈蜡的明亮色剂。沃里克猜想那个艾尔盖斯托姆长大的女孩把她妹妹遗留下来的财产交付给他的原因在施舍意义外更多的是寄希望于浅色发梢的孩子可以让胞亲仍然留在柔软的旧梦。刚刚成年的妓女带有讽刺的浪漫情怀的念头很早之前便应该随着锋刃由

【原创】避暑

一个坑,赠与包包的礼物。波士顿故事集里的第一个故事,关于小狗怎么和主人回家,以后可能还有第二三四五六七个故事。d/s设定,巨雷



  最开始的夏天,从七月起,他们把一切突发奇想归结为对高温疾行于皮肤表面的骚动的妥协。最热的时候,波士顿气温高达97华氏度,热岛效应的加剧使得柏油道路上扭曲的热气扩散到眼前。他跟着他回家时总能从身后透过被烈日零乱的余晖晒得几近透明的白衬衫窥视两片肩胛骨中间一掌宽的模糊轮廓,如同月亮的阴暗面,环形山拥抱宁静海,潮汐锁定的视觉盲区在夏天被他悄悄发现。那是他的夏天。


避暑


    像回忆第一桩...

【HalOllie】火箭船(7)

    “想起来。”


    他涣散的记忆被分割为强光、剧痛、金属破碎的巨大声响瞬间消失在真空中十几秒的寂静以及流泪的双眼的无序组合,回忆中的每一个片段都像是没头没尾的拼写游戏,几个特殊的字符以及重复出现的字母,拼凑失败的最终答案。

    奥利并不期待答案,他站在不需要事实便能给予信任的友人的立场,但又不容拒绝地将十二年前的窘境,困惑与一截盲音悉数推至哈尔的面前。

    金发的猎手在指缝间的绿光彻底熄灭之前握了握哈尔的手,他的指节攀搭上灯戒,接着顺着埋藏于手背表层皮肤下血管的脉络游走到腕骨。他在鲜...

【罗莫尔多/米沙】国王最后来

金玫瑰洞X熊之吻的拉郎

    秋天快过去的时候米沙开始囤积蘑菇和浆果,他原本想抓只兔子过冬,但那个小东西奔跑起来如同走进了一阵风,只留下新鲜泥土被翻起后藏在其中的落叶的味道。米沙只好灰头土脸地向河边走去,并期待今年浮冰顺流而下的时间比往年迟一点,他不想扎进刺骨的冰里捕鱼,即便厚重的皮毛足够帮他隔绝碎冰碴,米沙仍旧不能适应没有松木燃烧的香气以及跳跃火苗的凛冬。
    米沙是一头棕熊,又不是一头棕熊。就像女巫是一只白鹅,又不是一只白鹅一样。可这是米沙作为熊经历的第三个即将要蜷缩在树洞里挨过漫长时日的冬季:他清楚自己会没有蜂蜜吃,果实早就死在了秋天,为了填饱肚...

【Roy Harper中心】准许阳光 Admit the Sun

去年给弥总的稿,发出来除个草顺便宣传一下本子DC电影宇宙群像本Justice League: Secret Orgins

大概脑补了一下如果Roy在正联的宇宙中出现他会经历怎样的故事,揉了很多漫画进去,反正我知道华纳是不会让他出来的,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打我脸!


1. 

  这个时代没有英雄,早年只有城市游侠的传说散落在各个角落。人们舌尖或耳廓的故事被压成三指宽的报道塞在都市奇闻的版块中,无人去窥测真假。直到红色披风伴随着钢筋混凝土、交织布满天幕的光轨、神明从来都不曾眷顾人间的见闻以及此后的一连串灾难降临到世间,他们才突然意识到人类需要能够守护他们并承担一切...

【海边的曼彻斯特】丰饶而陌生(Patrick/Lee)

  这个冬天他们一同经历了比以往的每一年加起来都要多的大雪。李并不曾长期留在城镇,起初他接到电话后能做的只是耗费一个半小时驱车赶往医院将干裂的嘴贴上兄长的手掌确保在那之下蛰伏着的血管依然搏跳,他会去接帕特里克放学,随后用同样的时间回到波士顿铲不完的积雪里。
  帕特里克知道他的叔叔避免回家,接着又拒绝留下。那场火灾遗存的灰烬仿佛永远盘旋于曼彻斯特的半空,燃烧过后的木屑碎片与火星混杂进骨骼等待一具不完整的身体归来后的肺腔,李抗拒曼彻斯特正如抗拒干燥的、无生命力的粉尘沉入胸廓。在正相反的层面,帕特里克清清楚楚地明白除去钱德勒的姓氏,李的离去使得他被自己的故乡忘记。
  如...

【NT+DRT】13410131610



  更早之前那个模糊的夏日印象窒塞在德罗西眼后的黑暗,他会在每一年相同的时间截点将蜷缩在颅骨内侧的轮廓还原,不动声色地摸遍它延伸出去的全部脉络。
  最开始是被欢呼充斥的美妙瞬间,他罚进点球后的几分钟,托蒂与他将吻、荣誉和祝福印在奖杯上,他们的嘴唇在之前的以及未来的所有时间里,最贴近地倾向同一侧。十一年间德罗西持续回忆这个所有的感官被迅速放大的时刻:他听见托蒂带着笑意的鼻息,他的队长揽住他肩膀的手臂上的血管因激动在后颈处不停地搏跳,汗水贴着脊骨流到后腰,他们的南部口音在被人潮的呐喊吞噬之前汇聚成难以共享的一个秘密。它渗透不进米兰的核心,北面的都灵斥离温软的南方空气。那时的德罗...

1 / 7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