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utlaws】午夜有枪


说明:离家出走小分队友情向,无关漫画剧情延伸。
分级:PG-13
警告:OOC.片段灭文法。

 夜晚一半是狼,一半是枪。

 “而你没想好什么时候走,而我也一样。”Roy把最后一支箭放回了箭筒里压低嗓音对Jason说, 从室内向外张望只有轨道和钢筋混凝的建筑物在蓝色和黄色交替发光的指示灯前显现出它们过渡地带荧绿的倒影,此刻它们晃动得有点像Roy脱离不开残酷青春和纯粹暴力交合爆炸的眼睛中一小点的反光。“我现在还不想,”Jason在窗户旁坐了下来垂头看着边境城市獠牙掩盖的阴影,“但是我不知道以后。”

 公路和煤矿索道之间有一辆车晃晃悠悠的开了过去,过了不久摔了一跤那样的熄灭了尾灯。他沉默地回顾了一下,想象着那是个为人所知的故事:一个顽固的年长者开着野马吉普车把他无可救药的犯毒瘾的侄子或儿子送到车站。年轻人被时代的浪尖掀翻,海浪中的盐分磨破了他最后的记忆和欲望,他在归属感中垂死挣扎。而老人在回家的路上把车开的和散架了一样,可能他会哭,可能他没有;但无论如何他除了知道今后的自己可以拿到双倍的养老保险以外还有他最终失去了他。

 他趁着Roy懒得吭声应答的空档把整个故事的感情基调捏造的像是上个世纪某段冗长的,甚至可以称为灰色年代的固定岁月中感情泛滥的伤感电影,融合进自己的过往中有点窒息的酸胀感,他权衡了一下不得不解释这种困惑与自己的经历讽刺地相似,很有可能还是什么不愿被他提及的更深层次的东西——处于危亡境界、焚烧,断绝——一点几近可以称作童年的记忆的棱角。Roy从他身边走过去,帆布鞋鞋底和散落在地的空头子弹发出轻微的锐利一响,他似乎被吓着了,带着青年时期特有的敏感猛地把头抬起来转而瞅了眼沙发上的Kori,那个塔马兰姑娘垂着眼皮,她明亮的瞳色撕开豆沙红的浮尘在柔软的夜色中暴露在还未合上的眼睑下,听到动静后她把自己往沙发里又压了一点然后拿起遥控器调大了电视音量,“别急,我没睡着。”她睁大了眼睛,那缕和她本身一样耀眼的夜绿色在只有屏幕亮着的房间中顺着暗沉的色泽和她的声音一起揉乱,混淆进下一次夜的呼吸中,使万物静默如谜。

 “嗨,你知道——我是指…呃你应该多休息一会儿。”Roy盯着她的伤痕看了一段时间,直到Jason抬起胳膊撞击了一下他的腹部时他才意识到这不是那么礼貌。“没事,我觉得这样挺好。”Kori仰起头把视线移到Roy的身上,她的侧颈和肩窝下凹的部分构成一条柔和的弧线,灯芯绒代替了制服包裹住她光洁的裸肩,她曲起手臂上扬越过视线,指节顶端跃动的火光和指甲面上一种玻璃质态的淡紫色织拢起来圈住她的脸庞,Jason没拦着Roy有点着迷地又一次盯住了她。事实上她现在躺在老旧的枯灰沙发上但是显得像一个沉眠在鲜艳光环下的孩子,带着稚嫩女孩溅在打褶布裙和塑料凉鞋之间露出的小腿上水珠般的青涩和热情,美丽的不那么真实却充满人情味儿。

 “这让我们相仿,不是么?”

Roy对着她笑了起来,仿佛连同Kori一起被拽进了回忆中充斥着夏夜暖意的灯火管制时期:一段甜蜜的黑暗。气球线头缠绕着弓箭手第一和第二节指骨咬合处的茧;羽毛笔刻下异星至地球迈过的光年。

 “没错。”他闷闷地哼出声,指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犬牙被松动的挂在天上的月亮照的亮亮的,“不过你看小杰鸟就不一样啦,他甚至不愿意把夹克脱下来。”“把那个炫耀出去不是什么明智的事Roy.Harper.”Jason从他那件因被血液浸透而发硬的旧夹克中抽出一包挤压变形的万宝路然后伸脚去踹了踹Roy的那只,“还有收回那个称号,别讨嫌。”Kori转过了头仔细琢磨了一下Jason的那句话,似乎是同意了什么一样的耸了耸肩,“我想Jay说的对。”她下意识地咬着指甲,声音悬停在空中,精准且绝不失格。

 这不是那么值得骄傲的事。

Jason咬住了烟却没打算继续下去。夜空的纹理卷着人们梦境中呼出的气息,醒着的人睁眼就能看见光的漩涡盘旋在世界与天空交界的边缘,月光像空间透明温柔的乳浆,漫灌着濒死的沙漠,将最后一点生机寄予在荒原狼的眼里。他觉得天幕坍塌下来,死亡近在咫尺,让一切恍如昨日。

Roy只能放下手,Kori偏着头接着看一档沉闷的夜间节目,主持人好像是个洛杉矶人,用上翘的尾音掩盖着那个城市诞生初期就带着生存气息的语调把台词念的死气沉沉。他抽出他的弓,用弦划掉一条从肩膀延伸到胸口的伤口上结痂的血块。新痕交叠在旧疤上,电视光打在他年轻的眼睛中央,他撩起眼皮时静电携带着光的螺纹让他的瞳色偏蓝,他们在一瞬间相互对视,而他能看见他眼睛中的他的眼睛中的蓝色。Jason错开视线点燃了烟;Roy用手掌盖住了Kori的眼睛,对方色泽艳丽的发梢微微打卷绕在他熟悉了血液的指尖,“晚安Kori,”他的声调远高于瘦骨嶙珣的月亮,和她飘曳在睡梦中的红发晃动的频率吻合,“祝你做个好梦。”

Jason在烟雾中眯起了眼睛,他沉默地注视着他们纠缠在一起无法辨别的头发,接着目光下移至那两条伤疤,利器在他们身体上留下深渊在他自己身上也一样。他坐在窗前像个局外人似的回忆起第一次枪伤,火药和冷金属被舌头舔舐过的微苦滋味。Roy站起身走到他旁边,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抱怨着天气,Jason抬头后只能看见代替月亮的他的眼睛。“别想着自己能成一支队伍啦,你甚至都不能飞——也不算——除了名字。”他把手背在后面用脚跟为轴转动身体面对Jason,月光被他的身体剖成两半,他文在身上的刺青像一枚远古时代的符咒,像俯视空玫瑰的花瓣和辐射带脆弱的矮墙。整个世界只有月亮,而整个月亮的光都在他们上方。Jason从枪套里抽出他更好用的那把指着Roy一边的太阳穴,“Harper,你废话太多了。”“所以你想崩我一下?”他把弓拉满,冲着窗外拨响了弦,然后月亮掉了下来。“不,我想让你帮我看看里面有没有火药。”Roy差点翻了个白眼,他捂着嘴笑了两声蹲下来拍了拍Jason的肩,“除了你——没有。”Kori在睡梦中嘟囔了几句他们听不懂的语言,Roy支着下巴看着她接着走过去。他吻她的额头。

 至少相仿。Jason思忖道,就如同脱离不开影子和叛逆的锁链的形象,环环相扣留下没有锁眼的尽头,带着伤痕但至少相仿。他的枪向空而发,没有子弹,声音被堵回窒息的喉中,扳机疏松;他的视线停在钟上,细数着血液凝固在身上的时间。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看向Roy的眼里,对方关了电视眼睛的颜色又转为从前泛绿的金属色,“晚安Jay,记得数七颗星星。”①

 枪熄了火,伤口愈合。

Jason关上了窗子,复沓的黑暗填充了房间,但他睁开眼。

 “晚安Roy.”

-Fin-
①“数七颗星星,准能梦见我。”对…出自《枯枝败叶》马丁对伊莎贝尔的话,有没有一秒RoyJay(被打)

评论(5)
热度(28)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