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kJay】ALA


ASK点题 关于“同一个身份”“不同的人”这样感觉的偏温暖的文!想看关于少年的梦想和为之奋斗那样的感觉。 ←不知道理解错没,我语文超差!

ALA是”翼“的意思都懂喽,看的不爽请打我,OOC且没有逻辑。

  起初他认为至少有一半是错误的,这会儿快到午夜,几乎每一只乌鸦都能听见谎言的声音,尤其是在高谭。天空像涂了黑色油漆的天花板顺着房屋的墙壁和街角天线往下掉着色,久了之后救护车都成了武装坦克。
  但他面前的长兄却是想实实在在地把他拉起来。没有密码和刻意留下的求救暗号,他就是安定地站着,没有摆出防御的架势,甚至只是和一个从那些前胸贴后背停着的车的缝隙中钻出来的小年轻一样。他伸着手,眼睛里冻着一块老到快融进海里的冰块,溺死的陈年钢蓝。
  “需要帮忙么?”他想了一下说,“Robin?”那个称呼从他嘴里溜号出来后Jason觉得一大半都错了,他抬着头盯着年长英雄的眼珠就好像他们从未熟识,在他把瞳仁到沉淀着灰尘的眼眶轮廓仔细地审视了一遍才发现那是一张并没有隐藏进夜色中的脸,袒露着眼角和鼻梁,在空气粉尘和夜店门口招牌延伸出的薄弱灯光下Dick的倒影显得比平常更加柔和。但那并不意味着Dick就成了一个正经的好哥哥,最起码他还是个苛严的前辈,将绳索抛出去后就像一直脱离了父亲的鸟儿。地下的Nightwing不是地面上的Grayson.
  “我比你想的强多了。”男孩坐在地上收起了腿,他把划着细小的伤痕和旧疤的那侧贴着地面,有点倔强的用石砾继续摩擦着直到它出现新的伤口。“你知道,如果你不能准确地钩上你的目标,那么下次你摔到的可能不是腿骨而是头颅。而你也不该因为这个不回家,小翅膀。”
  Dick蹲了下来,他试图拍拍现任Boy Wonder的肩头教导他放松下来而非任性地责怪自己,但那话说出口就让Jason皱紧了眉,他甩开了Dick的手接着自己站了起来,“我知道,你给我示范过。”
  有一会儿他赌着气,牙槽切在一起,背靠着粘着涂鸦的墙轻轻将自己错位的手肘推回去紧接着发出一声来自于疼痛的闷哼。他像任何一个等待哨声的士兵一样。并不愿意脱离黑暗中一点沉静的庇佑却长着一双渴望黎明的眼球。Dick看着他把脸别了过去,只留下发梢和搭在他后背遮盖住伤痕及血块的披风的锐利剪影。
 
  四个小时前它们就在冷风下传染惹上了伤寒,这使得Jason的身子多少有点瑟缩,“你需要一杯热牛奶,喝了它就会有人对你说晚安的那种。”地面上的Grayson再一次向他的兄弟伸出手以示他能成为一个好兄长,能对弟弟的身体负责,不会借机用镇痛的名义给他灌上哪怕一点杯鸦片酒。他对着Jason露出友好的表情,就和曾经他作为先行者、甚至是小半个导师时经常露出的那样。压缩着年龄差和被时间打磨得更为尖锐的英雄理想将自己最年轻——和他一样年轻无畏的那一面展现给自己的后继者。
  这多少能让Jason放松下来,交付出自己的手并让手掌上的淤痕纠缠在一起。“这附近并没有便利店。”他扒下了Dick身上的夹克遮住自己的制服。当拉链被提到那枚身份标志时他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将他自己的锁了起来。“哦我当年也是这样的。”Dick小声嘟囔了一句,他面对Jason的时候的确会回想他从前的样子。
  一个孩子,混迹在鸽子翅羽下和平的半块阴影与强烈的正义感之中,现在这个延续着他活在少年英雄的生活或名誉或生命中的孩子用那双他拥有过的被生活、名誉和生命磨亮的蓝色双眼注视着他,握住了他的手。Dick将他攥紧的时候Jason指骨处利刃冰凉的劲头还没褪去,他只得捏了捏他并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中,但很快Jason就撤了回来。“你知道。我可能,并不是那么习惯这种事。”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接着踢了踢脚下的石头,然后率先向街道方向走了几步。
  在一个光线恰到好处偏折过他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刚做了一场冬天的梦境一样,在温暖中用非自然的方式苏醒的时刻他站稳了脚。巷口的灯把他的头发烘成了暖色,一瞬间Dick以为他不过是个刚把毛绒熊换成玩具枪的孩子——街头的孩子——把尖锐当做礼物的孩子。

 他该有一双结实点的翅膀,Dick想着迈开步子越过Jason躺在地上的影子。
 而夜里需要一杯热牛奶。

-Fin-
评论
热度(39)
  1. -GOINGs-失人与倒吊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长兄夹克下藏着的那件罗宾制服
  2. PETH亚洲善待鹰眼组织总部失人与倒吊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