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盲英丨双人联文】1992年旧金山,夏

和罗兰的双人联文,存一下自己的。

 

 有没有人说过四目相对之处不过是一片海?

  Mole想着当自己看清楚那双属于过分稚气的眼睛里明亮的颜色时会摸索出流质液体怎样的纹路,通常他从被油印版面灰黑的小行字距掐死的其间一两张彩色图片中找到那些染上了感情和颜色的目光。
   曾经有一篇报道失业群体社保问题的文章配图是一个温和的年轻人,一双饱含过时讯息的蓝眼睛,大段文字覆盖了照片边缘使得他有那么一会儿觉得人可以被言语压死——这其实也没错。他边回想着边往楼上走。然后在脑海中腾出一块整理工作线索的地方;而另一半里,那双被瞳仁附近长出的淡色老年环蒙上了一圈薄膜的蓝色却也在不断敲击着他颅骨内部。
  Mole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专心工作吧伙计,”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蓝色救不了你。”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磕响了主编室的房门。中央空调坏得不成样子了这里的温度倒是让他想到十二月夜晚的冷风。Lumpy背对着他喝咖啡(或者其他什么),听到动静后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Giggles和你说了么?”他的语速有点快,“你得认识他。”Mole看着他摇晃着脑袋翻报告,一头蓝发让Mole对脑子里的幻想产生了怀疑,“我刚知道。”他沉默着把那点想法清理出去压低声音说,“愿意献身在文字之间的人已经不多了。”
  Lumpy点了点头往杯子里兑了点水,“简历送来的时候我以为他投错了档,你看看这个。那种在毕业照上都能显现出他满腔热忱——我说他眼里。如果不是他的专业天知道他会不会是在填写申请入伍去参加海湾战争喝点汽油吃几枚枪子。”他在桌子上找了一会儿把简历递给Mole说,“看得出爱国热情,利他主义和英雄思想并存。”“一根用骨头做的笔。”Mole接了话。
   脊骨,损伤意味着痉挛与死亡;只有在向他人弯腰施以援手时才会被折断损伤。Mole摘下墨镜以便自己能看得更清楚:除了学历和理想一无所有的孩子。
  
   接着是空气被划破,鞋底和大理石地面摩擦的尖锐响声,充满活力且让人嫉妒这种不畏一切的轻松。“对不起——真抱歉迟到了。我是Splendid,请问这里是主编室么?”Mole回头的时候以为自己能看到那根笔,事实上,年轻人的声音随着浪潮碰碎在悬崖上的嗡鸣而来。他以为看到了一根笔。
   但他看到了一片海。

-TBC-

评论
热度(3)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