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llie】无题短打

没做起来。

果然还是闭关管用...要不根本不想打字...

 

“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Hal吻过他耳朵轮廓时显得不太高兴。他刚从宇宙深处跌回来,满身星屑与灰尘,骨头像是架飞机磨损的前轮,从高空坠落后没了自由按着标准轨道走发出错位的声响。而他的朋友则在接受那个象征性的颊吻时瞪大了眼睛注视着他,这让接下来的过程显得并非以前那么自然。
Ollie短暂地闭了一下眼,那期间Hal的手代替了黑暗轻轻收拢在他眼睛上,他的戒指在夹克口袋里,指节偶尔曝露在生活中的柔和线条渐渐聚拢了白天。他听见对方的笑声,然后是压抑着的喘息,“这样才对,你该闭着眼睛,伙计,这会儿放松点。”
 “嘿你不能责怪我的眼睛,”Ollie把它们睁开来抬手握住了Hal罩在他眼睛上的那只,他嘟囔着,表达出了一半的不满和另一部分的幸灾乐祸,“我是个弓箭手你明白么?我该有双比你厉害多的眼睛。”
Hal哼了一声却没有应答,他松开了Ollie并缓慢的将手伸进口袋里拿出那枚戒指。那东西如今已经退却了热度,消了一圈淡色的光斑成了一盏明灭可见的类似老年环一样的灯。Ollie的喉头有点发紧,他的飞行员当下已经不会投入寂寥的宇宙和星系之间介于融化与飞散的云图之中,但是他拿出了戒指,用近乎无限的意志力扩大了世界的一切。

 他将那些影像重铸出来:一条蔓延出去消失在西部蜥蜴山脊的公路;那辆自身早已被漆上属于他们俩颜色的旧绿卡车;破音、哑嗓与一把三根弦的吉他;天空一半是黄昏的浅黄一半是暮色的霜紫;疾病,缺氧,时代问题还有垮掉的一代。一切扎入了吻中再也醒不过来。那时他们拥吻彼此,就如同——
 现在这样。
Hal几乎是抓着Ollie的胳膊将他压在了具象化的狭小隔间内,“抱歉。”Hal干涩的说道,随即收紧了手臂让Ollie处于更逼仄的地步,他在身体绷紧之前抬起下巴去触碰Hal的嘴唇时才知道接下来的一切早就蓄势待发,那双棕色的眼睛里积蓄着晚秋的暴雨和云层深处的电闪雷鸣,或许是早春,又可能是仲夏还有寒冬。那是一切他们会将对方交付给彼此的时节,抹去了时间跨越的长线让记忆全部串联在一起。
 
 他在亲吻Ollie的时候会用上那套老旧的技巧,带着点调情般的亲昵和制服英雄吻别爱人时的小心翼翼与迅疾。他们第一次接触那会儿Hal就这么做了。他的手指在Ollie的脑后交叠起来,然后下滑到脖颈,接着在腰间停留住暧昧地抚摸上那块的皮肤,最终Ollie以同样的力度回应给他。
 犹如置于刀刃上一般地;他们坠落在爱河中,坠入冰川,在泥泞和恐怖中窒息。Hal带来的光亮让他稍稍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对方的呼吸落在他耳根后的触觉则再次让他紧张了起来。
 “Hal,”他念叨着,“Hal Jordan.”
 “为您服务先生。”Hal把头抬起来用街角边蹲坐在酒吧门口的年轻人那种充满色情意味的眼神注视着他最好的朋友。大胡子的中年英雄沉下了呼吸,用鼻尖轻轻撞了撞他的半天没了下文。也许他只想被抱着,或者抱着他,这没什么差。Hal再一次收起了戒指的光重新倒向黑暗中后谁的衣服被扯开了,接着另一方的也被剥落下来,“你摸起来感觉很棒。”他开口说。Ollie在他身下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推开他躺平在地上,“你也是。”他伸手捏了一把Hal的腰,就着手臂搭在海滨城大男孩的身上的姿势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这会儿Ollie完全放松了下来,夜晚的薄雾覆住他的眼皮,Hal侧过身搂住了他干练的身躯将手掌贴在他的后背上哼唱着陈腐泥土孕育出的歌谣,他在咬住音节将它们吐出时用上了点下流的腔调,但最终那场性爱也没有进行下去。


 夜间有风,月亮处于一种凝固住的质地幽幽地淌着介于霜紫和浅蓝之间的颜色,月光淋了他们一身,他们躺在月亮下,对着对方和世界说晚安。#晚安,我宛若整个世界的爱人。#

评论
热度(22)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