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Jade&Lian】当夜晚吻醒一朵花

CP:Roy Harper/Jade Nguyen


说明:YJ的E16背景,设定Wally已经死去之后。


分级:PG-13


警告:没逻辑,单纯想写这一家三口,官方BG,反正也没人陪我玩这么冷的...


分几次写完没想好,因为它已经卡了,短篇不弃,填坑待定。


 


    那一年信息传得飞快。真空里几乎都有人窃窃私语吹着口哨硬生生把话往别人耳朵里塞:一段情歌,一截密报,半点无关紧要的问候以及世界插科打诨的嗡嗡声,然而在鸽子还没把祝福送到该享用它的人的耳边时电子线和交通网就扰乱了人间。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Harper家小女孩的故事。那个姑娘刚出生的时候发色和她弓箭手的年轻父亲相融,它们柔软稀疏地贴在她额头上,带着新生的光泽一直延伸进太阳,至今又跌回黑暗,摇摇晃晃地披上属于曾经的刺客肩头寂寥的月光蓝和脖颈与发尾交界地带的暗色。
     她的发梢偏黑,那部分被她母亲贯彻着的东方血统在扩大的流逝着的时间里使她的面庞日益柔和。
     Artemis讲述她可爱的外甥女的时候会露出欢庆之夜过后久违的笑容。她弯起眼角亲吻她的额头,像是月亮女神终究将神秘面纱脱下赐予她属于狩猎箭头的勇气——就如同她父亲的一样。
     剩下所有期盼着她长大的人在呼出那个动听的名字时总会不经意产生实则是Artemis在对他们展露浅笑的错觉。金发姑娘的至亲——同时也是这孩子的至亲——在第一次把几个音节拼凑出来时她的妹妹已经从世界上消失。那不是永久,但那名字将一直被悬挂在这对亲姐妹唇部的深渊上直至她们性命枯萎之时——就如同她父亲会做的一样。

当夜晚吻醒一朵花
     
     重归生活的英雄把他的孩子拦在怀里,她沉入柔软的怀抱,咯咯笑着用拳头敲击着Roy的眉弓像是想敲散凝聚在他前额的新雪,他的眼角垮下来,轻笑着亲吻她的眼睑并最终隐藏起他脸上除去温柔之外的表情。
     那副模样并不常见,他戴上眼罩绷紧下颌时面部线条变得坚硬冰冷。Ollie指出那张面孔比老派人士显得更加生涩,那像是一张老年的老派人士的脸庞。而现在它只是像个父亲:和蔼,充满包容力,诚心期待着孩子的未来。

     Roy用握惯了弓的手托起Lian的后脑,有一小撮发丝塌在了他指节的凹陷处,那里曾经蓄满泪水:他的,恨他的人的,以及为数不多对他表达出爱意的。
     “她会平安长大。”Jade从窗口翻身挤到这个逼仄的隔间时Lian在Roy的怀中醒了过来。她眼球滴溜转动着将视线移上她父亲的鼻尖再滑到颧凸处,紧跟着她发出轻音呼唤年轻英雄的名姓,用复数喊出那个标识血亲身份的称谓。“不像你。当然也不像我。”当日的Cheshire抬起一只手,她的利爪收回露出修整得平整的指尖。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
     紧接着他迈开了步子,却在真正行走的瞬间放慢了动作。他的妻子蹲坐在床板上摇晃着脚踝,打着节拍数清楚那段距离被分成多少细小的间隙。
     她开口说话,声音像是一首收音机的老歌被松散的零件击碎了发出来,“Red,生活得继续。”Roy沉默了一会儿紧了紧胳膊搂住了Lian,那孩子咿咿呀呀地摆动着身体冲着母亲伸出了幼小的双臂。
     他将Lian交付给她时并未犹豫。往常那个真正的Roy——正儿八经被抛弃了的英雄——压弯手指挑起小姑娘的下巴时他会给他一拳,而别的觊觎那双明亮眼睛的人早晚都能瞥见被磨损过度的指纹拉紧的弓弦。唯有这个曾对他尖刀相向的人足矣亲吻她蜷在掌心的手指:岁月尚未对这双手掏出刀子。它安静地扣在指骨内里等待着长大还有接过第一束最美的花。 


    “我知道。”Roy说道。他重复起了之前的话,念叨着几个不确定的音符转身对他妻子倾吐出来。他皱着眉,任凭风从窗口刮进来吹过眉梢和眼角来使得眼里那片钢蓝的深海得以干涸而非泛滥。“你不知道。”Jade用指尖拨弄着Lian一绺拳曲的发尾,她颔首盯向自己的丈夫时仿佛未曾脱离狩猎者的影像,那目光飘忽不定如同一把剃刀的切口。


      五年前——在他们对彼此几近一无所知时——那可能是个凶器或者暗号,而现在她只是把那枚锋利的刀片递给他让他剔去胡须与沧冷的表皮。从前它们从墨色裹着她姣好身躯的裙裾下溜出时远比现在迅速。Cheshire还保留着那些习性,有几个尖刃仍旧贴着她的大腿,偶尔她将它们显露出来不过是割断铁丝网的网格或是墙皮上干枯的涂鸦。大多数时候她将这些当成晚安前的故事对Roy讲述出自己依然叛逆危险,甚至仍活在过去;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俩早就过了互相割开对方喉管的年纪,反之用质地温柔的吻熄灭眼睑内侧名为黑暗的野兽燃起的火光。


    于是她独自搏斗,同那凶残的野兽。①


 


-Tbc-


①出自切.米沃什的诗歌《楼梯》


原句这一段有必要写一下:


妈妈拿着闪烁的灯下来。 
慢慢走着,高大,她的罩衣系在腰间, 
她的影子爬上野猪的影子。 
于是她独自搏斗,同那凶残的野兽。 


    

评论
热度(17)
  1. PETH亚洲善待鹰眼组织总部失人与倒吊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