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也曾为你点燃最后一支烟。
    我带着你对我的期望和我们共同的理想奔赴一场盛葬。我想这是曾经的我应该可以想到的结局,只是不应该这么快罢了,即便我把日子活成脱节的火车和跃动的雷点甚至仅仅是如同被挖空了肚腹般翻腾出来的煤矿。它本该比平常人更平凡,在复沓单调的节拍中沉沉睡去哼唱着不知名的歌,但它也不该这么无趣,不该靠强迫你放手去往其中加入零散的鼓点和轻碎的呓语得以进行。
    于是我想无论是变奏还是个上扬的小调都不再这么必要,于是我失去你了。
    而我也不会在夜里跑出寝室给你打一通电话即使我们什么也不用说便能知道我期许你一个好梦,或者是我可以顺理成章的将那些原本被填满的日子挖空再重新种下几株还带着露水的植物,我不用在意是否有人在意那些你曾经在意的我并不在意的东西,只因那些在过去只属于你。
    我们的日子像是星云在宇宙中聚合的一瞬。有那么几秒我在全星系的震动中大喊我的心意,那也许是“我爱你”也许是“你好”“再见”“宇宙这么美”等等等等诸如此类,我们大喊,大喊并诉说着这些刚得到情感和小行星的情绪。我们用大气层接吻,用足以穿越空间罅隙的虫洞结合,将情书写在光轨和星屑上,我们的吻痕在千万年后的太空垃圾上闪闪发亮。 
    但那说到底不过是一瞬,下一秒稀薄空气,风暴带,黑洞坍缩,我们朝着不同的宇宙飘去。成为4.8亿小铜针中的一枚;成为宇航员工具箱中粘着机油的扳手;成为我们所不知晓的宇宙生物的骨骸从此甚至不能拼成一个完整的脑袋。
    这个时候我失去了意识,你那颗理科生的头脑仍可以持续运转,只有我这个充斥着血,轰炸和战争暴力浪漫的头颅缓缓垂下。
    我不求更多,只希望有一天它飘回地球还有能力记录下属于一个创世爆炸中的短暂的爱情。
    我会用皲裂的手指写道你曾亲吻我的眼睑而那时我只是凝望一轮新月,我会用打颤的犯困跑调的嗓音讲述旧星的光芒洒在你的脸颊上时你柔和的表情。
    我会说在我发现一颗未被探索过的星球的间隙曾经爱过你。

评论
热度(58)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