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脑洞手总结

换个写。

  先说一下今年的历程,一二月短暂地经历了倒在叶喻坑里出不来的阶段然后发现我不适合写它...之后就立马回以前的大坑了。在DC和APH间搓着手冷得要命兜兜转转一整年,每个月多少有点产出,虽然说上半年被逼得累得不认识自己是谁了但是好歹还坚持下来了,比起去年三个月怠倦期没有动笔今年还算进步,怎么说呢,继续努力吧,明年好好干正事少说点有的没的。防火防盗远离热门自己暗搓搓爱就够了。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湾白】NO WAY HOME

  给罗兰的贺文,写的时候下着大雨,现在想想没有比那会儿更好的感觉了。我安静地写着两个姑娘的故事。

   一阵电波带来的零星的碰撞声破坏了午夜的平静。有人压低了低语;有人在对岸撕扯开喉咙呻吟;有人唱着模糊的歌,歌里说所有的街道都是这一条街道,所有的夜晚都是一样闭上眼,所有回家的路、这里、都将通向孤独。
  在记忆回溯的一枚巧妙的结上停驻下来然后慢慢让自己清醒,那个短暂的梦境中有熟悉却模糊的脸庞,湿润的,像是淋了睁眼时难以脱离的被高温蒸发的水汽或者囊括着眼泪的雨。在醒来后她旁边的那个女孩仿佛刚刚睡去又仿佛不曾清醒,但她确实听见过她的歌声,老旧的小调柔和的乐曲,她的南方口音成为某种固体的枷锁碾平所有黏在她声线上凸浮的转折把一切又轻又平静地哼唱出来,重归现实之后短暂的甜蜜尾音渐渐散开在空气中转悠转悠缓慢的离去。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APH】空色琴键(英白+露)

老实说我很喜欢在写完之后短时间内把文章读好多次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就不想再去看它了,这很奇怪,但是这篇我现在还会读...我还,蛮喜欢这个的【捂脸

  她想起来过去任意一个可以被军事汇报忽略的时间截点,他在战壕里唱着的无人应答的歌谣,他的尾音从喉间一直滚到舌尖,用含过发烫子弹和上膛枪支的舌头把梦游人的雄心壮志推出作响的牙齿。只是那个时候他念着的是即使是折断的笔头也能让敌人灭亡。“是的,”娜塔莎仍然有些迷糊,她脑子里歌声的回音还未散去,犯困跑调的青年人的嗓音在转化成对恋人的情语时总会变得像毒药一样不可理喻,“我还相信着您呢。”亚瑟听到这话后几乎是夸张地笑了一下,虽然在娜塔莎眼里不过是新绿溅出眼眶那样的微弱动静,但他显然很开心,酝酿的劝解拉动着被隐瞒在其下的一点热心肠。他伸手握住了对方拘谨地放在身边的那只。指尖、细节:背景是战争年代的冬天被火焰蒸到发酵的橡胶轮胎的胶状黑色。他轻抚着冲破阴暗的白色指节想象着那是琴键。
   上帝啊感谢您让我拥有一双手。
  一只被手术刀削锐了翅翼的燕子穿过了落了灰烬的雪原。被春天驱逐的冬日尽头响起了开锁声。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Roy/Jade&Lian】当夜晚吻醒一朵花

我写这段的时候哇哇大哭,真的哇哇大哭,都怪该死的编剧【摔手机】这么可爱的孩子应该在长大后接过美丽的花的,但是——凭什么——她最后以那种方式被抹去,不要提E-16写着这一家三口我不可能想不到这件事。以及我非常喜欢这对夫妻,拯救与对峙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她会平安长大。”Jade从窗口翻身挤到这个逼仄的隔间时Lian在Roy的怀中醒了过来。她眼球滴溜转动着将视线移上她父亲的鼻尖再滑到颧凸处,紧跟着她发出轻音呼唤年轻英雄的名姓,用复数喊出那个标识血亲身份的称谓。“不像你。当然也不像我。”当日的Cheshire抬起一只手,她的利爪收回露出修整得平整的指尖。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
     紧接着他迈开了步子,却在真正行走的瞬间放慢了动作。他的妻子蹲坐在床板上摇晃着脚踝,打着节拍数清楚那段距离被分成多少细小的间隙。
     她开口说话,声音像是一首收音机的老歌被松散的零件击碎了发出来,“Red,生活得继续。”Roy沉默了一会儿紧了紧胳膊搂住了Lian,那孩子咿咿呀呀地摆动着身体冲着母亲伸出了幼小的双臂。
     他将Lian交付给她时并未犹豫。往常那个真正的Roy——正儿八经被抛弃了的英雄——压弯手指挑起小姑娘的下巴时他会给他一拳,而别的觊觎那双明亮眼睛的人早晚都能瞥见被磨损过度的指纹拉紧的弓弦。唯有这个曾对他尖刀相向的人足矣亲吻她蜷在掌心的手指:岁月尚未对这双手掏出刀子。它安静地扣在指骨内里等待着长大还有接过第一束最美的花。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APH】补好一口锅之后(立露|架空AU)

Arthur/Mera本《海歌》里面的一段...还没发先算了吧【。】截取另一个好了。
“你怕不怕万尼亚死掉?”他把手放了下来,抱住了托里斯而不是那口锅,“比怕你自己死还怕么?”他开始颤抖,围巾的拘束和迷恋的因素一样构成了情话但又箍死了情话。他开始真正像个失去了青春的中年人一样连声音都变得苦涩。“所以我得让你活下去,先生。”托里斯试着移动了一下身子,他并没有过多的知觉,子弹夺取了他感受濒死前最后一点欢愉的权利于是他只能将它托付给伊万让他能抱得舒服一些。他把脑袋埋在托里斯的肩窝处,用头发蹭着他的血管,将自己的脆弱一点点啄食进腹部然后矜持着谨防它们透过绷带从眼睑处伴随着地心引力下坠。
  托里斯不清晰的意识却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他应当怎么办,于是他吻了上去,去接触伊万唇间的那片深渊。安慰并勒令自己也随之镇定。他腹部和脊椎的伤口开始撕扯,这个时候他期待对方可以回应他或是勒紧他,这样最起码可以让他不在意自己将死的讯息。“你一定,”他喘了口气,把疼痛带来的困扰暂时搁置在一边(也许这个吻也耗费了他几乎全部的力气),“把它补好来再逃出去。听着先生——别任性——求你,往南走。”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RoyOllie】准许阳光 Admit the sun

没发表过,实际上蛮喜欢只是写的时候不舒服,非常不舒服,所以全文还是不放了...我很喜欢YJ的苦逼爸爸Ollie来着【恶趣味
  当爆炸过后高温及余震褪去时Roy Harper总觉得得再有颗核弹掉下来,但最终砸下来的却是雨点。那会儿悬挂在头上的整片天空淤积的雨水都泼到他身上,他抬起头让它们顺着脊骨流下去。Ollie捡起空了的箭筒递给他的同时给了他一个拥抱,像是在说干得很好或者是你不必这么做。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于是只能哼了一声短暂的搂了一下他的导师。
   他的胳膊贴住对方的皮肤时动作会比Ollie给予他的要狭促很多,但也实打实的撞了上去。在某个离他们不远的酒吧一首老掉牙的音乐前奏刚响起来时Roy就松开了手,女低音拔高嗓子唱起的高潮都没听见的自顾自拆开了那点逼仄的距离。
   他仍然像个孩子一样,无法抗拒安抚性的肢体接触却一次次憋红了脸。通常Roy会回给Ollie相应的:一个建立在战场上的拥抱;或是在回归个人生活中时不算太亲昵的颊吻。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APH】低温 Hypothermia(英白)

这算不算环境描写OAO

  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远处覆着雪的树:同样无法辨认的树种。视线在顺着树干的纹路下荡的时候无声的跌落在雪地上,沿着山坡的坡面加剧着移动速度再将影像折回他的眼里,那仿佛是一枚被人故意扭开又掰弯最终嵌回的回形针,恶意改变的途径与位移无可奈何的归零。他缩了缩脖子转而低头去看屋子里燃烧的光斑在盖着雾气的玻璃上被削弱成了一片熄灭前隐淡的灼痕。一切暖色调都在他面前静止不动。“您进来吧。”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开始担心康威的话是否会应验,光源在被逐渐剥开后闷声地融化冻在空气中的颜色积淀和将死的视觉感官。那个年轻的白.俄.罗.斯人靠在门框上,看他没动于是迈开一步站在门中央,“您进来吧,柯克兰先生。”光线淋在她被厚重的军衣包裹却依然轻巧的肩颈上让她显得像一只被落日铺散开的暖意织拢起来沉睡在中的天鹅。

 

第七题 接吻与H

【HalOllie】Only love&noise

讲真,我写文写了四年一共写了五篇肉,都是今年写的,都和Ollie有关,我觉得自己的节操被饥饿磨没了,马上要写3P好惶恐【揍

  Hal给他展现了一个飞行员的笑容——自信,无畏,活在天空——“没问题长官。”他在光凭手指给Ollie带来高潮前把自己的东西送进了那具身体里,彼此贴合然后在干涩的状态中深入进去捣在敏感点上。

  他的飞行员朋友在他的后背上留下痕迹,修得平整的指甲掠过脊骨时他弯起了背把自己压得像是一把拉扯过度的弓柄。这使得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处在一片爱欲的荒原上而非仲夏湖泊的中央。那台祖先命名为“性”的机器已经运转的相当好,没有在水流下被触碰得生锈或是发酵。但他的确觉得自己快被淹死了,有可能他早就成了疯了的奥菲莉亚。

  那时候汽车上的热量被导入Ollie的身体里,他两腿支着让自己不会就势滑下去,而在Hal有点发狠的一个深入中他不得不放弃支撑,转而把一切主导权交由对方处理,Hal托住了他的大腿根,让他整个人缠在他身上。他的阴茎填进Ollie的后穴,每一次碰撞使得充满色情意味的喘息打着磕绊从胶着的唇间漏出来,空气暧昧不清,近地面的风迟滞的凝固下来。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RoyOllie】单人西雅图

槽点在哪儿,呵,我被自己的变态折服了呢【茶】其实立露那篇槽点超多(。)恶趣味快溢出屏幕了,但是这个还是...大根说我这个很丧尸我觉得也是。

  年长的英雄在意识模糊前这么想,但很快他的嘲讽对象就咧开了嘴角表露出小疯子一样带着焦虑与欣喜的表情随即掐住了他的腰肢,“放松sugar daddy,你家好小伙不会把你怎么样的。”Roy一本正经地亲了亲Ollie紧绷的下巴,他的左手手指轻缓地按压着Ollie的内壁,而另一只的掌心的弧度则贴上他腰间至臀部的圆滑曲线。Ollie的身体在他的手掌每下移一寸时颤抖得更加厉害:
    性欲,酒精,雨和暴力。
    说到底就是同一样东西。他们在秋日落雨的午后做爱,在安全屋和货物卸载港口的铁和灰尘的味道下做爱,在西雅图漆着高贵王冠和语焉不详的肮脏符号的墙下做爱——而从未像如此。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新开的那个3P文【认真脸】大概总结起来就是血血血炸炸炸,正儿八经的战争,爱与性。然后就是打好了草稿的一篇HalCarol,社会革命之类的东西,总之一点都不温柔。好好说人话,好好写文填坑。

评论(3)
热度(17)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