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llie】火箭船(2)

1.
CP:Hal Jordan/Oliver Queen(斜线前后代表攻受)
分级:PG13-NC17
警告:现在还不知道,以后可能涉及3P;不要瞎想故事背景,作者只是读了几本乱七八糟的书。


    车在一家旅馆门前停了下来,奥利转过头倒车。那动静就像一个深绿色的盒子被推到了黑暗的抽屉里,里面没有煤油灯甚至连根火柴都点不着。他推了推哈尔,对方磨磨蹭蹭地从座位上起来,打开门的瞬间似是跌入了深渊或一片暗色的荒原,他滑了下去,又站住了脚。
    “哦我喜欢这地儿,它看上去不那么显眼。”哈尔把手指抵在下巴上,他看着这旅馆的眼神颇为认真,从屋檐到发着黯淡微弱的光的招牌。他研究起每一个螺母的位置,木板错位的空间和门框的距离。他重复着下蹲和挪位,在奥利身边来回溜转直到他的伙伴制止了这莫名奇妙的举动。
    “那是因为你太耀眼了。”他简短地说,将视线横在哈尔被光线切面的阴影遮挡住的眼角,他凝视着那双因疲惫失去热度却永不会泛凉的双眼,观察着他皱起眉头牵动的细微的纹路,直到哈尔终于收回了撂在那家旅馆上的视线转而搭上他的肩头时奥利才反应过来。他瞪大了眼睛,像是在悬崖上被什么人推了一把那样惊愕地撩起眼皮绷紧了右臂。但他马上恢复了平静,哈尔轻撞了一下奥利过度紧张的胳膊,继而勾住他的臂膀形成半个不成形的拥抱。
    “我当你是在嫉妒我。”他带着奥利走进旅馆,踢飞了几个躺在路上的石子带起一阵让人咳嗽的灰尘。
    “我没有。”骄傲的射手推开了他朋友压在他肩上的手臂,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在哈尔走向吧台并被一枚摇晃的灯泡砸到脑袋时才笑着跟了上来,“我才没有嫉妒你。”奥利露出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伸手稳住了在撞击下摇摇欲坠得更加厉害的灯接着竖起了手指,“把自己弄得那么亮可是什么好事。你每次飞过孩子们的眼前时他们都会高喊'萤火虫!'看呐,萤火虫先生。”他咧嘴笑出了声,颤动着身体对哈尔摆了摆手。
    对方对他的嘲笑不以为意,他甚至只是斜瞄了一眼奥利的金发便收住了将要下移的眼神。奥利坐在面前对他龇牙咧嘴,他抬高了下颌对店主打起了招呼,“来瓶啤酒,谢谢。”
    “两瓶。”奥利打断了他与老板接下来的对话,带着点图谋不轨的笑意晃悠到哈尔面前,他摸着自己上翘的胡子,呼哧呼哧满嘴跑起了火车,“你被惹急了。”
    “并没有。”两瓶酒被推了出来,哈尔接过属于他的那杯,他低头凝视着悬浮在上的气泡,有些碎末浮上来,有些沉下去,剩下一些缓慢又沉静地扩散开来触到杯壁,他就着那些浮末喝下去,干巴巴的嗓音终于湿润了起来,“只有你,奥利,你一方面觉得我着实发出了那样的光一方面又不愿意承认这点。所以嫉妒的是你,生气的也是你。”
    他们互相瞪视了一会儿,像是在沿着思绪寻找是谁挑起了话头。但沉默并未持续太久,哈尔往后靠了靠,他翘起了椅子用椅子腿支撑着地面,眼珠漫无目的地溜转着,他开口时拉出第一声懒散的鼻音,混进浓稠苦涩的酒吧音乐中缓缓敲击上奥利的耳膜几乎变得微不可闻,对方撑起身子凑近他似是想给他一拳,指骨扣在掌心落下在肩窝又松散开来揪住哈尔老旧的夹克领子。
    “你是个混球,哈尔。”他使了点劲儿掐出褶皱和深色的指痕,接着踹了脚椅子让它直起来,“你是个没救的混球,骄傲又自大。”
    “原来你的爱好是讽刺自己?”哈尔发出一声哼哼,他眯起眼像是被光弄得头晕目眩,而那抹悬挂在他头颅之上的金色加剧了刺激。
    于是他站直了身子,别扭地别过头让视线远离奥利的金发。哈尔拍开奥利的手,那枚戒指短暂地略过射手敏感的指节,他感受到有东西在灼烧,透过冰凉单薄的表皮迸发而出。
    他体会过这个——如同隐匿在刀锋之下的火焰,吐出火舌又冰冷地覆上皮肤割出一条新的伤痕——在无数次战争与战争停歇的间隙,这种温度契入他的身体从皮肤到达肌理深入内脏。
    现在他的指缝处残存着这样的触感,就好像战争蓄势待发,一点温热的火种就能激起一场猛烈的轰炸。
    “这不好笑。”奥利嘀咕道,他透过门板向外望去,祈祷着深色调的天空与公路而非暖橙的光。他的手扶住了哈尔摇晃的身子,紧张兮兮地拧住衣服形成一圈涡旋似的纹路。
    “闭上嘴,别再说那些冷的要命只有你能听懂的笑话了。”
    “我没指望你能好好笑出来,鉴于我们上次一起看《母子威龙》*时你居然不觉得它好笑。”他歪着头回应奥利,随即将手塞进对方裤子口袋里取出钱包,“咱俩可以住一起。这样能剩下一大半钱。”说着,哈尔将钱放在柜台上,无视了他的抗议自顾自地喝光了酒。上楼前他对坐在吧台前的姑娘眨了眨眼,而星城花花公子早就向她抛出一个飞吻。

    你所看到的一切将会源于这个漂浮在空中,永不会被击散、永不会沉降、甚至永不会在这个干燥寒冷的沙漠的夜晚——无数个如同这个夜晚一样干冷的夜晚凝滞的吻。
    这是1995年。距离列侬走上另一辆车*15个年头的冬天的午夜。两个结伴而行的年轻人带着新痕与旧疤迈开了步子踏上通往一家叫“黑山”的公路旅馆二楼客房的台阶,木板嘎吱叫唤着,他们一同低头寻找噪音的来源,而此时窗外月亮似乎发出只有在阳光下才会汩汩流动的带着热量的光。
    
-TBC-
*《母子威龙》1992年由史泰龙主演的一部喜剧动作片,另一个翻译叫《龙妈出差》 真有意思…
*“我不惧怕死亡。那只是从一辆车中出来来,走进另一辆。” 列侬,“披头士”乐队灵魂人物,死于1980年。

顺便故事背景在1995年,还是那句话…不要想太多。

    

评论(1)
热度(26)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