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以前脑的星城爆炸死的不是Lian是Roy的梗吧…拿起了父亲的弓箭的女儿成为了如今的英雄之类。just尝试一下。

    “我有时会想起他来,”她吸了吸鼻子,用指节蹭了一下鼻翼发出温和的低吟,“就像有人想到科马克的德克萨斯,安妮.普鲁的怀俄明,罗恩.拉什的阿巴拉契亚山脉。人们因为这些地方想到他们游动在纸上的笔和翻飞在指尖下的页脚。我想到我爸爸时也是这样的,我脑子里闪过整个星城的切面:交织在街头的天线,墙面的涂鸦,最后一把弯曲的弓和一支待发的箭。”她安静下来,轻柔地拨动着手中紧绷的弦似是试图弹奏出什么的前奏,于是她当真哼唱出声,含混地吐出第一枚音节,断断续续地念诵出Roy在她年幼时教她轻吟的歌谣。
    那个瞬间她像是脱离了二十五岁的影子,阔步走出那个姑娘的形象,从二十年前的爆炸中拾起红色的弓柄和闪着耀眼光芒的锐利箭头。钟舌落下的灰烬沾上她握弓的手腕与白皙的裸肩。而她忽视了那种低垂在骨骼上的重量持续向前。
    “你和他很像。眼睛,搭箭拉弓的姿势甚至说话的腔调。”Ollie在Lian最后一个安逸的调子沉落下去时说道,他露出和善的表情,笑着站起身给那孩子一个结实的拥抱和颊吻。他亲吻一个年轻的Harper,一个年轻的英雄。

评论(1)
热度(16)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