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llie】火箭船(4)

1.2.3.
CP:Hal Jordan/Oliver Queen
分级:PG13-NC17
警告:在还不知道,以后可能涉及3P;不要瞎想故事背景,作者只是读了几本乱七八糟的书。


    十二月夜间的冷风让他无法安然入睡,哈尔在睡前为了避免自己因疼痛过头而嘬了一小口鸦片酒,那东西的后劲儿上来时让他很容易沉入睡眠。而奥利还醒着,一个小时前他陷下去了一会儿,但没过多久他那尚未成熟的梦境就被窒滞的寒冷凝成一块冻结的流铁。
    他躺在床上回想着梦中短暂滑过他颅骨内侧的碎片并试图将它们拼接完整。他梦到罗伊的讯报;对方在打字时散落在眼前的红色发梢和凹陷在他头顶软趴趴的黄色圆帽;他轻巧打在纸张上被老旧的页脚卷起的署名,他刻下自己的名姓,但在按下最后那个字母的瞬间这孩子的影子被骤起的风流击散只留下一个不完整的代号作为梦的终结和黑暗的起始。
    奥利捏了捏眼角,他眨着眼睛来适应此时的环境。他再次打开眼睛时暖色的色块从现实中退了出去,那些残存在他眼皮之后的梦的余韵全部消失殆尽,霜紫色的云和铁灰的空气突然迫近形同一场即时掀起的战争。
    “糟糕透了。”他低声嘀咕着,梦境和现实的双重压迫令他躁动起来。他的手探向枕边似是想握紧自己的弓柄,但最终他仅是触摸到哈尔温热的手心。
    试飞员棕色的发梢搭在指节上让他看起来并不像往常那样尖锐——实际上也说不上是锐利,可他真的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投掷出去瞬间带着爆发力与攻击性。而现在哈尔的轮廓凹陷在柔软的被窝中,模糊的神情令他看起来有些假样的乖巧。
    奥利轻轻地把手从对方掌心抽了出来,他停止了嘟囔将被子掖好自己重新缩进被子。
    “你在担心什么?”在他睁大眼睛对着窗外黑黢黢的天空发呆时身后传来哈尔置疑的声音,他把声调绷得很紧,就如同在场真正的战争中一样,简明扼要且不易表露情感。但当奥利吃惊地转过身面对他后他又将那个称呼念得温和讨巧,他开口轻呼对方的名字同时挪动了身子靠向奥利这边。
    “我梦到罗伊,但那感觉并不好。”
    哈尔的眼睛溜转了一遭,他捉住奥利的手哼笑道 :“他把你的好车开跑了?还是他背着你去泡妞了?”
    “他背着我开我的车去泡妞了。”他不带好气地说着,但他的朋友却并未因此敛起笑容。他仿佛回想起那档子事,回想起那个孩子红色的发尾淡褐色的雀斑,他被训斥时撇过脑袋晃悠着双腿像是纳瓦霍部落丛林枝头的一只鸟儿,不满时话头咽下去而嘀咕声溜出来也像首歌。
    “你因为这个生过气了。”哈尔说,“早在几年前你就拿这事冲我抱怨过——'他毛都没长齐!''他怎么敢弄坏我的车!'——放松点,他还是个孩子,亲吻几个姑娘是正常的事儿。”
    奥利吁出一口长气,他闷闷地说道:“如果只是这样那还好受点,最起码我能提醒他注意点分寸。但这回我只是梦到他坐在那儿安静地打字,他传送简报,打下他的名字,这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可我感到不安。”
    “你只是想他了,你担心他会不会在坏女孩家来个sleepover.也许你仅仅是应该给他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哈尔抬起手放在耳边摆出手机的样子摇了摇,紧接着他的手臂泻了力砸到奥利的胸口。
    “哇哦——”他咳嗽起来,却把笑声低哑地磨出喉咙,“轻点,老友。”哈尔感到他的鼻息紧贴自己的脸颊,于是他偏过头去给予对方一个颊吻,它残存着一时轻飘飘的温热,尔后下移至唇角不留痕迹地蹭了过去。他感受到那干裂的嘴唇翕动进而吐露出短暂的音节,可他却无法辨析其中的含义,也许他会想“也许”——他的确想念罗伊,他会给他打个电话表现出他仍是个好监护人、好父亲的样子——他该着眼于眼前这件事。
    门板先是发出了轻微的震动,紧接着频率加快,在他们能做出反应前一切又都沉寂下来。灰尘掉落在地被一双黄色的靴子踩散来染上荧光色,它的主人来的时候带来一道夜光黄和警报骤响映照整个苍穹的红色混合的光轨,就算他笔直地站着那光芒也不见消退。他扯下自己的面罩露出好看的——和奥利一样的——金发。然后他眨了眨蓝色的眼睛。
    “嘿巴里!”哈尔站了起来,他张开手臂给了速跑者一个拥抱,“你进来的方式挺特别。”
    巴里对他咧开了嘴,他的目光在奥利身上做了短暂的停留,可并不怎么包含笑意。哈尔拉他坐下来的时候他的蓝眼睛仿佛沾上了铅灰变得细腻又深重,但最终他还是温言说道:“虽然不是针对你,哈尔。不过现在的情况比以前难理解多了。”他的双手交握在一起,因不安而加快的速度让光流在他掌心燃起,“那些人在追捕你……”
    “而联盟和OA都没法让我回去。我知道。”哈尔点了点头,他表现出知晓的样子将戒指摘了下来摊开手掌放在掌心。
    他把玩这个指环时没以前利索,但光线仍能从指缝中溢出,即便有时那光芒诡谲或不易成形而真当何处需要照明何人求得一条光线引路时它还能延伸出一条路径。
    “所以你只是来告诉我们:我们不要你,因为这本来就是你的错?”奥利的声音干瘪听不出什么语气,他抬起头盯着哈尔却直言询问巴里,“仅是如此?”
    “联盟打听到一些消息,关于你身体的异样和'火箭船',而你们的通讯仪也没用了所以我只能送过来。”巴里没有将话接下去,他拿出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情报考虑着该从何说起,但传来的紧急报告只好令他把那些东西一股脑地塞进哈尔手里。
    “我得走了。”他把面罩拉了上去,只露出紧绷的嘴角和护目镜下刀刃般的蓝色,他挥手致意,带着他一贯温和的腔调做出告别。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带着光跑了出去,带来黎明。

-TBC-

评论
热度(23)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