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Carol】火箭之夏

哈尔生贺,男神么么哒。
CP:Hal Jordan/Carol Ferris
分级:PG-13
警告:一个奇怪的故事,通篇三流言情风,无关漫画。
弃权:不属于我,也不属于现在的DC.


    “你根本不明白!”那个姑娘在冬日的第一场大雪到来之际发出声响,雪花像是被冰冻的星落在她的嘴唇上,她张口吁叹便吹散了整片天空的星尘,仅剩宇宙边缘的薄光柔软地塌陷在她嘴角。
    那会儿她还倔强的很,不甘心地绷紧了嘴角让那温柔的弧度维持了一段时间,直到寒风让她瑟缩起来那种逞能的笑容才彻底垮了下去。她站起来跺了跺脚,鞋跟敲击着结冰的地面发出“嗒嗒”的坚硬声响而她的双脚却不安地在短靴里滑动着,她抬头迎面撞上一股子寒流,留下冻结在脸颊的细纹和凝结在发梢的新雪,她开口说话时雾气带着晶白的冰花出来,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冬日之诗颤抖的尾音。
    “你根本就不会懂,”她翘起手指暴露在低温中又不动声色地折了回去,“我才不会比你差,任何事。”紧接着她终于轻声抽噎了起来,她抹开眼角的冰碴和双颊的霜雪,气鼓鼓地冲面前的男孩撞了上去。
    “嘿!”哈尔推开她的时候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让她实打实地撞上去或者主动搂过她再掀起她淡紫色的灯芯绒长裙,他仅仅是推开了她,轻轻隔离出一条狭仄的间隙让冷风从俩人之间穿过。这女孩站住脚之后便沉默下来,她厌恶地拍打着被哈尔触碰过的领口,又攥紧了低垂的手。
    “我会比你飞的更高!”
    “不,我才会飞到最高的地方。”海滨城的小混蛋露出了虎牙,他笑起来时骄傲的样子像是任何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年轻,无畏,相信没什么东西是他们做不到的,天不怕地不怕得比任何阶段都多出那么一份傲慢。他很快把刚刚的念头推出脑子,叉着腰俯视着比他矮半个头的姑娘。
    早些年他还矮着卡萝几个指头宽,他看着她变得高挑,衣襟渐渐抬高离开胸脯,穿着暖黄色的吊带裙时露出光滑的裸肩待太阳亲吻上她的肩窝蓄上融化的阳光,在她踢踏起舞步拉起裙摆转圈时那些光从肩头流动到脚踝,她绷起脚轻点在地面让光芒和影子契合在一起,留下一半的面庞陷在阴影和暖光交织的边缘只给哈尔留下一个弯起的嘴角。
    他因回想起那个笑容分了神,久久地让思绪顺着漫长如流水线般的时间往更年轻的时候下滑触碰到粘着姑娘唇角涂抹不匀的唇蜜的截点。如果我能触碰她,他思忖道,我能。
    卡萝皱起眉头,她低声斥责对方的不礼貌,又提高音调大声争论起来。
    “我会领先你一步,小鬼,我会比你先登上飞机,比你先飞上天空,我会比你先飞近太阳。然后远离这该死的冬天,”她打了个喷嚏然后揉红了鼻头,“远离你!”
    “你没可能了,”老马丁家淘气的男孩摆出大人的样子翘高了手指,他的眼神沿着指尖飘向落雪的淤青的天空,“因为我会先上去,”他咯笑着凑近到姑娘的耳边慢慢把话磨出喉咙,“我有一架飞船。”
    “我不信。”卡萝瞪回去,但她不自觉地将身体靠近了对方,如同孩提时代倾听秘密一样带着好奇和一半的怀疑。
    哈尔对她咧开嘴,他哼笑出声,露出的神情像是一只飞向天空的鸟儿,紧跟着他的喉头溜出一阵歌声,他捉住对方冰凉的小手,交握住塞进自己温暖的口袋仿佛引领一名失途的旅人归至暖火与柔光临降的家乡。
    女孩被带着跑了起来,她挣扎地想抽出手却被越握越紧,那股力量带着她无法理解的勇气,逐渐厚实的手掌包裹住她纤细的指骨。哈尔迈开步子她需要小跑着才能跟上,而如今她也无法再像曾经越过他的肩头便能注视前方的天空和阔路,他的轮廓变得坚毅,冷硬得如同展平的机翼遮住前行的路径,拔腿奔跑仿佛下一秒就会跃入苍穹。但即时即刻他站稳了脚,卡萝从他身后探出头来然后发出了一声短暂的惊呼。
    那架飞行器闪着金属光,几根线路从里面纠缠到外头相互交绕但早已熄灭了火星,机舱门外缘成了黑黢黢的乌色可依旧牢固地隔出一个阴暗温柔的空间。卡萝抽出了手,她指向舱门低声询问道:“我们能进去么?”
    她的眼神安逸下来,似是童年时接过一朵盛开在黎明的花或步入少女时代被同校的帅小伙抵来纸折的滑翔机一样柔和,她凝视着一块巨大的金属却露出足以盛满月光的眼神,充满向往的神情在哈尔看来像是立足于潮湿柔软的内里。他尚未回答那姑娘便先他一步拽住了他的衣袖推开舱门,于是他们一同栽入机械腹地细听零件挪动带来的断续的波段中由一枚松动的螺母引发出的——来自真空之境的哼唱。
    那里没有生锈的气味,没有钢蓝的流铁和铅灰的泥土,仅仅是细碎的齿轮切合磨平至太空的距离的棱角的味道。他们窝藏在这逼仄却囊括整个宇宙的空间内像两个小小茧囊手足相连。
    卡萝轻轻凑上来,她摇动着驾驶座抖落下一层灰尘沾满了鼻头,而她毫不介意地用手揩干净再扭脸涂抹在男孩的脸上。这男孩的面庞早在世界上唯一的飞机坠落之日便被磨出棱角,她的手指抚上他的眉骨和颧凸,溜转到嘴边像蝴蝶振翅一样迅速逃走重新触上操作盘上的新尘。
    “她能动么?像是你所说的一样——飞上天空,飞近太阳?”
    “没准能行。”哈尔用袖口擦去脸颊上的灰尘,他抬眼看着面前的姑娘削瘦的面孔融入悬浮的旧土和灰暗之中,就像他睡梦深处的模样终于浮出梦境。他弯着腰摸向操作盘,在仪表上寻找他父亲的影子最终按下启动的按钮。
    那玩意儿安静地待在地上,只有零星的指示灯亮了几下便熄沉下来。他们依旧被钉在地球,埋进冷冰冰的冬天。
    “她不能飞?”卡萝露出了被欺骗的表情,她瞪着哈尔发出气愤的哼声,但没过一会儿她又学着对方起初的样子叉起了腰,“所以我赢了,你的'好姑娘'飞不起来,你会比我晚一步。”
    哈尔面对她的嘲笑涨红了脸,他拉紧了飞行夹克的领子,不服输地摁动失去了电力的按钮试图挽回一丁点直冲高空的希望。卡萝坐在驾驶座上晃动着双腿,被隔绝的狂风和他们呼出的闷热气体让这个狭小空间空气变得温暖厚实:一个陈旧的老舱,一架仅剩表层的火箭空壳,却当真如同书中描写那样改变了时节。
    她搓热了双手,跳下驾驶座和哈尔一同胡乱按起那些失灵的器件,再对他比划起了拳头,“你没我厉害,小混蛋。还有你要是再骗我我一定揍上去。”卡萝的脸颊红润起来,下巴抬得高高的表露出对整个宇宙的傲慢,她低下头靠近仪表,一绺黑发代替某个蠢蠢欲动的念头滑到她的颈窝。
    这个时候她看起来着实长成了个大姑娘,有着明亮专注包含梦想的双眼,阖上眼皮像是遮住了一小角夜空又在睁开时揭起整个夜幕。她冲哈尔发笑,弯起眉梢露出高傲又温润的模样,让他产生初夏降至的错觉。于是这一次,是他被从寒冷的边境引领归乡。
    他拦住姑娘的身子,双手环扣在背后像是终于摆脱追逐而来的烈风和暴雪得到温暖的庇佑。卡萝愣了愣,她的第一个念头是推开这惹人生厌的小子却不自觉地圈起他结实的身子形成不易成型的拥抱。
    长大的男孩轻拨开她窝在颈侧的头发,几乎是屏住呼吸才生涩地用干裂的嘴唇蹭了过去,他听见对方的小声的嘟囔和闷在嗓子眼的轻笑,壮大了胆子去接触通常不怎么和他说好话的嘴和柔软的双唇。他们撞击着对方的口舌,胡乱地抚平干裂的伤口又被牙尖硌出一道道新痕。
    就只有那么一会儿——一枚雪花掉落在地下一枚坠落之前——哈尔感受到了胆怯。他敢揪这姑娘的辫子,弄乱她刚扎好的头发砸破她家玻璃引来一顿追骂却不敢给予她一个颊吻。他在梦境抽丝剥茧隐藏的最深的尽头亲吻她的额头而当下终于实现。卡萝回应着他的吻,她睁着眼睛瞳仁像燃起了灯火管制时期唯一的明灯,最后那双眼睛盈满了笑意,她轻切下齿尖退后一步心高气傲地挺直了腰。
    然后她终于放开胆子在季节错位的暖意里翘高了手指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占我便宜小混蛋。我可不会让你的。”她再次挥了挥拳头硬生生地撞进一个拥抱。

评论
热度(28)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