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睡不着想出的一个原创故事,也许有一天我写不动同人了就来写这个。
    TheLost Generation,迷惘的一代。一个什么都不相信的父亲带着他改嫁的妻子留给他的骨肉行走在生活边缘和刀锋之上的故事。一切在进行时就像海明威所说的,“光荣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光荣。”
    写个开头。

    过去我想给故事开一个稍微浪漫点的头再说下去,然而像是所有起了头就没完没了的、充斥着犯罪暴力的爱情小说那样,那些被一行行铅字锻造出来的酒吧里的姑娘们身上永远沾着廉价香水和谋杀的味道,拎着宽大的裙摆把地板踏的嘎吱作响,在粉底和汗水糊作一团的时候她们会停下,安静却潦草的把故事按照她们自己的喜好收尾。
    今天晚上我给我女儿讲的那个睡前故事中有这么一段:活了千年的仙女被别人变成了一株花,或者是一滴水,又或是一片灿金的树叶。她并没有听懂,音节碰撞在她耳里不过是一首经古老语言吟唱出的歌,如果可以我希望她以后也不会懂,书里描述的总有一部分是对的:你的故事从来由不得你做主。

评论(1)
热度(18)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