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我在芝加哥的工厂里被当作实验对象。他们给我更多更好的东西,问我需要什么,有什么不满。我说请你们给我一本书,一本书就足够了。他们给了我想要的,然后我照旧回去把故事念给我的女儿,我打开书给她读道:“'西比尔,你要什么的时候,她回答说,我要死。'”

评论
热度(11)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