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llie】火箭船(5)

有肉,慎戳。
CP:Hal Jordan/Oliver Queen
分级:NC17
警告:瞎扯淡。

“他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奥利的眼神飘忽不定,他目送着带着荧黄的灰尘落在最后一角阴灰的黑夜之后,又在世界鲸鱼露出白肚时呛咳了一声远远地退开了窗子。
他被阻去眼角的阳光,又自暴自弃地挪进他们竭力挣脱出的黑暗中。哈尔躺在床上看了会儿那沓报告,接着把那些纸张散落在脸上遮住眼睛。
“当然,一个联盟。我全部的兄弟姐妹?”他嗤笑出声,翻身去拉窗帘却抓了个空。
那些影像像是家庭回忆录一般在脑内流动着,几幅相片,一些影子:大都会的阳光,哥谭的犯罪巷,星城的卸货港,海滨城飞机机箱的隆响等等等等。他听见那些城市顺次行走的齿轮,在记忆的流水线上毫无交集又因时空错位瞄准了同一点——一个联盟。
“如果艾伦那么说了,”奥利拿开了哈尔铺在脸上的报告说道,“那你就会相信。”
“我一直都很相信他。”他坐了起来含混地答了一句,“但你没准信没准不信。”
奥利——用那双射手的眼睛——凝视着哈尔。对方耸耸肩表达出他们可以不用再谈论下去关于他俩是否被队友隔出一方伦敦德里处女般的城墙,也不必把话题引向一座随时要筑起的新坟。
因此他们没有再谈论任何一个人,他们开始讨论自己。
哈尔没由来地先溜了号,他开始扯起一些无可救药的罪犯,形色各异的外星生物,透明的星球或者心脏。而奥利则回以枪火纷争和霍华德.希尔的“老家伙”的传说。
“当年我从一千把它叫到了十万美元。”他用拇指摩擦着自己的下巴说道,“而我觉得它理应比十万更值钱。”
“哇哦,playboy,”哈尔在他身边吹了声口哨,他用手臂钩住奥利的脖子,胸膛贴着他往日背着弓箭的地方紧靠着当今世上最伟大的弓箭手,“偶尔我还是觉得你把钱花在了有用的地方。”
“就好像我一直拿它们来谈几个姑娘。”奥利拧着眉头又舒展开来,他辨清一次玩笑,于是也乐得接受一次调侃让对方和自己都发笑出声。哈尔拖长了腔,和一名拮据的、鄙夷全世界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的老人一样低骂出口:“你需要对姑娘们付出的是真心,而不是这样——金钱只会让她们沾上谋杀的味道——”
“我想请教一下,先生。如何像您一样做到?”奥利眨了眨眼,他的额角碰上哈尔的鼻梁,感受对方的呼吸挨近他的脸庞然后下滑到脖颈,紧跟着温热的鼻息代替了横在他喉间的薄凉的空气,接下来是一个堪堪落下的吻,在锁骨到肩窝处碾转几次最终回到下颌单纯又生冷得靠了上去。
“这很简单,年轻人。只要告诉她'你从未与我飞过。'就可以在机舱内吻上她冰凉的脸颊。当然,前提是你真的爱她。”哈尔把头抬起来,他因自己拙略而投入的角色扮演咧开了嘴,面容又在渐渐垮下嘴角时褪去了轻浮。他趁着黎明敞开的光芒拥抱住奥利的躯干,手指滑向亟待开探的迷惘之地——对方的肋骨,腰线,侧胯及更隐秘的私处。哈尔掀去奥利的衣物,让胸腔中的跃动经由他的后背传至胸口,而他的一只手也随即过渡到那里,安然地攀上奥利的胸腹抚摸几处轻痕。
奥利扭过头寻衅般地撞向哈尔的嘴角,他紧着牙关将声音闷在喉咙里,竭力忽略那些厮磨与爱抚和由于这两者从腹部翻涌上来的热潮。哈尔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他半勃的阴茎磨蹭着奥利的股间,不紧不慢地在双腿的缝间滑动留下粘热湿滑的精液。
他们唇齿相抵之时并无羞赧,甚至在仰首承接外部阳光时也全无被光亮偷窥的意识。哈尔翻身把奥利压进床中,下凹使星城射手陷入周身柔软的阴影里。奥利躬起身向上探寻哈尔的躯干,除去欢愉的鼻音他已然发不出任何声音,哈尔的性器在他胯下留下更多黏腻的液体,他在紧紧抱住那具从未被大气层压破只能燃起火星的胴体时只能哼出绵长的呻吟。
在那一刻哈尔觉得一切刚好。优于夜间的和平,奥利浅眠时安然的呼吸以及未抛弃他们的同伴带来的好消息。他搂着奥利躯起的颤栗的身躯看着十二月的月亮从山头掉下来,太阳被推上去,注视着光斑溅上奥利的额头融入他的发梢。然后他亲吻一缕光。
就在那时奥利睁开他明亮潮湿的绿眼睛,他终于松了松嘴唇将叹息呼出,哑声将短促又沉闷的呻吟从喉头磨出来。他收紧贴在哈尔腰侧的双腿,脚踝勾在对方的后腰轻锁住他的整个身子接着挣起来迎面箍紧哈尔的突入,然后顺势放低姿态让他的东西把自己贯穿。
在哈尔的最后一吻落在他眼睑上时奥利仿佛坠入了夜间不曾体验的深眠,他被高潮弄晕了眼整个人像是跨进布满电视机雪花斑点、充斥着白噪音的世界。他挣扎着坐起身,哈尔疲软的茎体随着被留在腿间的精液一同滑出奥利的身子。他终于缓了口气,倒翻过身子将后背的那条疤痕对着自己的同伴趴伏着汲取空气。
哈尔的指腹顺着那条疤痕移至腰窝处的末端,他开口时声音仍是含混着嘟囔出来的,他颤抖着问道:“我当时是怎样的?”“极富攻击性,”奥利偏头平稳地说,“让我害怕。”哈尔愣怔了一下,他张了张嘴想进一步询问但表现出无从开口的样子。奥利侧躺在那里,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爬满他整个后背,他懒洋洋地示意:“并不是怕你,而是你身体里的东西,他真的让人不舒服。”他皱了一下眉继续说道“黄色的——金黄,尖锐,可以割开一切——可以击倒你的颜色。奥利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境地,他脑中塑起无数坍塌的建筑:坍缩的灰尘漩涡,倾倒的楼宇,垮断的电线和失去支撑的墙角。以及哈尔破碎的,伫立在废墟之上的影子。他蜷起腿,把记忆里一切琐碎的细节都一股脑地倒出来供对方翻箱倒柜一般地寻找。哈尔在这过程中并不多言,他沉默地听取所有质疑并用拇指刮擦着奥利背部的伤疤好似这样便可弥补些许过错。奥利在侃谈到刺眼的光芒时停顿了一下,他埋头翻起巴里带来的报告说:“你知不知道这个?火箭船,里根星战,佛罗里达永久的挑战者号,Parallax计划?”他嚼着最后的那个不明不白的单词念出来,“什么是'Parallax'计划?”
“我不知道。”哈尔睁大了眼睛。他接过那沓纸翻阅了几页露出迷茫的表情,“政府攻占太空的分支任务?像是摧毁五星大楼里面克格勃安装的螺母监听器那样?也许还是人造武器什么的。”他放下那摞纸张自言自语的回答道,“没准是这样,没准不是。”
然后他拉开窗帘,准备带着疑问与今日一同启程。

-TBC-

评论(5)
热度(25)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