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个贫困又疯癫,颓废又坚定,坚硬得像块石头一样的作家的故事。他每天都在编造着空穴来风或无病呻吟的句子。写作没有任何手法可言:断片,冗长复杂的句子和蹩脚的韵脚;所有意象的运用都错位断结。最后他以一根笔插进胸口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想看看我的笔尖能刻画到心脏哪里。”

评论(2)
热度(48)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