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er/Kitty】Serene Bliss 世间极乐皆为静

CP:Walter Fane/Kitty Fane
分级:NC17
警告:呵。
 
    Kitty醒过来前唱针就走到了沟槽尽头。她抬起身子的瞬间觉得梦境尚未消散,那些陈年片段密闭在眼睑内侧的阴影里,幻象咬合着记忆顺着时间的绳索摸溯回去。她回想起某个夏日漫长的午后和不息的夜雨中的只言片语,半句婚约以及一双冷漠又悲伤的眼睛。
    那会儿Kitty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旋即急促地踏上地面又在木板发出“吱呀”的声响后放慢了步子。她踮着脚靠近珠帘,在光影错位,透过罅隙映亮的房内,世上仅存的柔光皆数倾洒在满族女人的背部,像是黎明的微光照射版图上遥远东方的一座孤岛浮出海面的模样。Kitty注视着Waddington的手顺着她的背部下滑至后腰,松垮地虚环上来形成一个轮廓模糊的拥抱,他们并不言语,只是单纯地偎依,粗略地用身子给予对方薄弱的期许。

    Walter的气息从身边蹭过的瞬间Kitty的脸骤然变得温热,她仓惶地夺门而出,却在下山的时候放慢了步子等着他一同归家,迈进门后他们又一次拉开距离,支开两边背离而去。
    在一段时间里他们都缄默不言地整理着自己的行头。Walter偏过脑袋扫视Kitty的时候她撩起了裙裾解开小腿上的绳结,那一段从膝窝至脚踝的弧线在绷起来时显得比从前更加纤细。他转过身子将视线落在她瘦窄的身躯上,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探手勾开裙子的后领,露出一截窄小的颈背。
    那一刻Kitty扭头来回望她的丈夫,她的眼神带着介于少女的不安和妻子的坦然之间的诱惑,然后四目相对,她面向Walter将那件单薄的外裙拉到手臂,留下最后贴身的胸衣。她只存于一瞥中的暗语就像是当年雨夜裂开的天穹中的电光轰然而下瞬间挑明。
    Walter去亲吻那个姑娘的唇齿时仿佛他们从未熟识。而记忆中的触碰不过是夜间透过门板的柔软呼吸带来的往日手足相抵的错觉。此刻他褪下妻子轻薄的外衫,将掌心贴在她肩头光洁的皮肤表面,那双切近死亡的双手像是终于能够摸索到久违的现世一隅。他拥束住他妻子的身躯,然后在夜与蔓延的死亡间——
    他吻她。
    后身挨及到床板让Kitty短暂地发出闷哼,但紧接着她所有的喘息都被密闭在喉头。Walter冰冷的唇磕上她脖颈脆弱的皮肤,再一点点挪至锁骨,留下一道淡色的新痕。他抱紧这许久未曾如此般交叠的躯体,双手环扣在Kitty的肩胛像是轻托住一只鸟儿的翅羽,随即他顺着骨骼的轮廓扶住她柔软的腰肢,指腹摩挲着脊骨让她嘴角溜出一阵子低吟。
    Walter在慌乱地剥去她所有的衣物时熄去了床头的灯。他们曾共用一盏来照亮夜路,尔后却燃起两枚灯芯去区分各自的行径。当下他们又攀覆在一起,彼此交换着呢喃和共同的姓氏,指骨相缠,腿脚相攀。
    她松软地倚在Walter的怀中,高昂起脸庞用额头抵住对方的再触上几枚散落在发际的吻。他亲吻过她缟素的面颊,因为激动而染红的鼻头,眼侧的倾角;他略过自己妻子的齿间带走昨夜的最后一滴酒,收紧臂膀让心口与她的胸腹贴合在一起。
    Kitty探起身将鼓胀丰满的乳房挨近他的胸膛,她在收拢手臂的那刻发出一声吁叹,那音调自胸腔而出,到了嘴边断续汇成一个名字——两端音节,由上扬走至沉吟——她轻呼她丈夫的名字。
    Walter以一个亲昵的颊吻回应她,他的指节谨慎地探向那处私密之地,试探般地撩过Kitty腿间湿润又敏感的肌肤。她窝缩在他的臂弯中,样子像个姑娘一样纤细又年轻,她的额角侧向Walter的胸膛,颤栗着将呼吸倾进他的肩窝和颈侧。医生的手有规律地抚摸着她的后背,那肌肤触碰间升起的一点暖意让她平静下来,她卸下力气,以质地轻柔的摩擦靠近对方的腰胯。最终她环紧双腿,踝骨磕碰着Walter的后腰,腿心小心翼翼地挪上他的背脊,又从容地缠住他的身躯。Walter在她的腰间留下一点指痕,她则撑起身子往对方的肩头印上零星的红斑。

    高潮来临时他们互相嗫嚅着对方的名号,仿佛畏惧厮磨和欢爱无法消磨久远的隔阂和纵深阴长的隘口。Walter的指尖绕住Kitty棕色的发梢,缓慢又庄重地梳理向后,而她则沉默地亲吻他苍白失色的手腕。
    在最后一抹静谧中,黎明同爱情和死亡一并而来。




-Fin-

评论
热度(14)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