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脑洞手总结

2015脑洞手总结

 

  因为今年有一个月完全没有产出,所以做不了十二个月份的写手总结啦。姑且写一下这个看看今年自己都写了一些什么。

  大致来讲上半年还在DC坑里呆得好好的,火箭船在(缓慢)持续地更新…下半年一头栽进Dmitri/Henckels后就开始暴露了段子手和谐星的本质…不过写得很开心!非常开心!虽然今年产出的数量比去年少了挺多但是好在还维持(低产)得不错,谢谢今年陪我玩的大家,明年我会继续精神污染你们的眼睛的!【喂

 

第一题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Walter/Kitty】Serene Bliss 世间极乐皆为静

   Kitty醒过来前唱针就走到了沟槽尽头。她抬起身子的瞬间觉得梦境尚未消散,那些陈年片段密闭在眼睑内侧的阴影里,幻象咬合着记忆顺着时间的绳索摸溯回去。她回想起某个夏日漫长的午后和不息的夜雨中的只言片语,半句婚约以及一双冷漠又悲伤的眼睛。

    那会儿Kitty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旋即急促地踏上地面又在木板发出“吱呀”的声响后放慢了步子。她踮着脚靠近珠帘,在光影错位,透过罅隙映亮的房内,世上仅存的柔光皆数倾洒在满族女人的背部,像是黎明的微光照射版图上遥远东方的一座孤岛浮出海面的模样。Kitty注视着Waddington的手顺着她的背部下滑至后腰,松垮地虚环上来形成一个轮廓模糊的拥抱,他们并不言语,只是单纯地偎依,粗略地用身子给予对方薄弱的期许。

 

第二题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Lian Harper】星沉夕事

  那个瞬间她像是脱离了二十五岁的影子,阔步走出那个姑娘的形象,从二十年前的爆炸中拾起红色的弓柄和闪着耀眼光芒的锐利箭头。钟舌落下的灰烬沾上她握弓的手腕与白皙的裸肩。而她忽视了那种低垂在骨骼上的重量持续向前。

  “我会成为他那样的人么?”她发问。

  “你和他很像。眼睛,搭箭拉弓的姿势甚至说话的腔调。”Ollie在Lian最后一个安逸的调子沉落下去时说道,他露出和善的表情,笑着站起身给那孩子一个结实的拥抱和颊吻,他亲吻一个年轻的Harper,一个年轻的英雄。

  然后他回答:“你会和他一样。因为你是他的孩子。”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英白】苦月亮

  “柯克兰先生,”她重复了一次,“柯克兰先生。用美丽来描述刀子也没什么不对,野性是血的权力。*”娜塔莎直直地看向亚瑟的眼睛,她站着,像当年她绷直身子站在战场上那样,一动不动,带着血的忠诚和至死不归的念头举起了枪。如今她拿起了笔,用笔尖指着金发男人的额头,声音如同一口哑钟,“我不希望成为她们笔下的天鹅或者是稀罕的能带给人爱情和幸运的白燕,我不想扑楞着翅膀摔进那个浪漫的,只有酒水和玫瑰的世界。先生,那些不能以飞翔获取的,应该用蹒跚的脚步追逐。跛行并非亵渎,它教导我们书写。*”她蹲下身敞开自己的靴口,将一条腿从烧焦的黑色皮革中抬起来,冷漠地将所有的刀疤和枪孔曝露在这教导她浪漫情怀的资助人眼下。

  亚瑟觉得自己喉管中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他对着这任性却高傲的姑娘低声发笑,紧接着他撩起自己服帖的衣袖露出里面的条条伤痕,然后那条手臂折到太阳穴形成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明白这个,士兵。”这个从英国战场上退下的老兵不再提及那些柔软的风息,缠流的温溪或者女孩们翻飞的舞裙。他的声线变得松散老旧,将那谨慎又狡猾的商人的音色抛到了脑后。

 

第四题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Roy/Jade&Lian】当夜晚吻醒一朵花

   那个瞬间Roy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至少那种指针时刻在割划着肌理的错觉已悉数消失,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是温暖的风息和冲刷着小腿的温流。他回想起怀抱着自己的血亲奔过那条处于两道荆棘之间的荆棘路,脚底板被磨出一道道细小的伤疤,而那似乎不能伤害他分毫,除去攀上他肩头窝睡在他怀中的姑娘,世间任何足以带来新痕的利器都无法让他感到挫痛。他搂紧女孩幼小的身子轻托住她纤细的身段从一切危难中脱身而出,然后放下他安然无恙的血脉好像自己根本察觉不到砸在额角或手臂甚至是胸膛的伤痕,他亲亲他沉睡的女儿的鼻头,不适当地想起詹姆斯.乔伊斯在闹声汇集中对生活的唯一感受:我想象中,自己正捧着圣杯在一大群仇敌中安然走过。

  眼下没有敌人,从前的那个正逗笑似地从Lian的耳根后摸出一朵鲜花,她把它别在女孩拳曲的发间后毫无根据地提前一句似乎存在在记忆绳索另一头的话,她撩起眼皮,眼神里有她长久以来狩猎习性的朦胧意味,那是一种介于Cheshire和Jade Nguyen之间的眼神,带着一半的危险和对等的真诚,像是在西藏那次她让Roy拿起武器战斗又紧靠他的背后时会表现出的那种神色,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对Red Arrow牵动了一下嘴角,“Lian的生活要继续下去。而你也一样,Red.”

  Roy花了一点时间去思考“生活”究竟是什么——疲惫的日常中复沓的琐事,消极或乐观地去看的黎明正午黄昏和午夜,平凡的噪音,季节的交替,从冬天的第一场寒流到夏末表盘上秒针的百万次跳动。又或是画家的笔,摄影师的相机,射手的弓与箭。

  他站了起来,松开了交握住的双手,缓慢地推门走了出去。

 

 

第五题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Dmitri/Henckels】Miscreant&Mishap 灾中恶

   那尾音自下而上扬起,调子里有七分的愤怒和三分不明就里的低笑。Dmitri的嘴角绷得紧紧的,绿眼睛在几绺暖光和蜡烛霜色的烟束中露出点鲜明的恶意。随后他以脚跟为轴转了半个圈,背对着Henckels显现出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他藏在衣领后面的后颈这会儿曝露了出来,那截窄小的骨骼在流动的阴影中显得脆弱又苍白——只消双手环扣,甚至五指蜷起便能勒住一条乌鸦翅羽般黑暗锋利的灵魂。

  Henckels对他脱帽行礼,在招呼手下头也不回地扎进夜间的暴雪前他不适当地想起那关于一只黑鸟的比喻,他迈开步子想道:我处在暴力那著名的边缘,将一只小鸟放上恶人的后颈。

 

第六题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HalOllie】火箭船

   哈尔的指尖抵上下巴,他摸了摸那些长出来的青茬,粗略地估算着过去的时日和几个坏心眼。随后他挥手示意奥利停下车,并指着远方的州际线说:“你看到那只鸟了么?”

  奥利把头搁在方向盘上冲远望去,他看见低矮的群山,还有奔东而行带来的浅薄的光芒,他那双射手的眼睛试图在扩大的视野中寻找一个焦点,但最终他全部的好精神随着轻微的晕眩缓慢扩散,他察觉到自己甚至无法清晰的对焦,眼前的东西和他半睡半醒间窥测到的末日之景毫无差别。

 

第七题接吻与H

 

【Walter/Kitty】Serene Bliss 世间极乐皆为静

   Walter去亲吻那个姑娘的唇齿时仿佛他们从未熟识。而记忆中的触碰不过是夜间透过门板的柔软呼吸带来的往日手足相抵的错觉。此刻他褪下妻子轻薄的外衫,将掌心贴在她肩头光洁的皮肤表面,那双切近死亡的双手像是终于能够摸索到久违的现世一隅。他拥束住他妻子的身躯,然后在夜与蔓延的死亡间——

    他吻她。

    后身挨及到床板让Kitty短暂地发出闷哼,但紧接着她所有的喘息都被密闭在喉头。Walter冰冷的唇磕上她脖颈脆弱的皮肤,再一点点挪至锁骨,留下一道淡色的新痕。他抱紧这许久未曾如此般交叠的躯体,双手环扣在Kitty的肩胛像是轻托住一只鸟儿的翅羽,随即他顺着骨骼的轮廓扶住她柔软的腰肢,指腹摩挲着脊骨让她嘴角溜出一阵子低吟。

   Walter在慌乱地剥去她所有的衣物时熄去了床头的灯。他们曾共用一盏来照亮夜路,尔后却燃起两枚灯芯去区分各自的行径。当下他们又攀覆在一起,彼此交换着呢喃和共同的姓氏,指骨相缠,腿脚相攀。

    她松软地倚在Walter的怀中,高昂起脸庞用额头抵住对方的再触上几枚散落在发际的吻。他亲吻过她缟素的面颊,因为激动而染红的鼻头,眼侧的倾角;他略过自己妻子的齿间带走昨夜的最后一滴酒,收紧臂膀让心口与她的胸腹贴合在一起。

   Kitty探起身将鼓胀丰满的乳房挨近他的胸膛,她在收拢手臂的那刻发出一声吁叹,那音调自胸腔而出,到了嘴边断续汇成一个名字——两端音节,由上扬走至沉吟——她轻呼她丈夫的名字。

 

第八题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Dmitri/Henckels】Forsaken Crow 孤鸦

   最终Dmitri把话锋转到了这个拘谨的警长身上。他瘪了瘪嘴,闷声嘲笑起了他的办事效率和领口的狐狸徽章。

  “你知不知道这个故事,警官。有一年冬天,我们假设它是任意一年的冬天,如同上一个千禧年过后的上万个冬日一样:寒冷得不留人情味儿,覆盖着深厚的积雪与陈年的冰块。就在这样的季节里,狐狸是很容易钻进捕猎者的牢笼中的,它们自以为是的脑筋仿佛冻死在荒郊湖底,连同身体一起抛葬在最后一个寒冬。”Dmitri这会儿乐出声来,他向前靠去凑近Henckels的身子,并伸手挑弄他平整领口下的徽章,寻衅般的勾勒出它冰凉的金属外缘,他的气息在在切近的空间中攀缠上Henckels的脖颈,实打实地顺着他侧颈的皮肤滑向耳侧,“猎人们会在群鸦聚集的荒原上布下陷阱,那儿总会有点吸引饥肠辘辘的食者的诱饵——几块腐肉,腐肉,或是上一只死去的狐狸。”

  Henckels站了起来,他露出一副被冒犯的表情,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Dmitri撩起眼皮向上追寻他的目光时他不加掩饰地表达出些许厌恶,而对方似乎并未在意他咬在牙关里对那毫无尊重可言的糟糕故事的讥讽,他漫不经心地交握起双手,又再度摊开在Henckels的眼皮下。“你紧张过头了,警官。”

 

 

第九题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填坑填坑填坑。


评论(3)
热度(20)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