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x】盗火与失明

不要问我有没有吃药,没有,不吃。

CP:Batman/Lex Luthor
分级:R

    黎明降临之前他便被推至披风的阴翳下。几根栏杆,橙色刑服袖口空荡荡又如匕首般薄凉的空气,一个留存着猎猎红旗色调的新梦。
    实际上他被逮捕时在警车中打了一个盹,也着实梦到了一位将死的神明——神从高空掉下来,死在天上和地底交界处名为现世的地狱里。然而大部分民众摸索不清这场浩劫跨越的路径,他们规避光轨的来路,攥着一点仅存的希冀逃离到更深的黑暗中祈盼英雄开拓光明。
    而他们甚至不敢靠近哥谭城市的外缘。Lex在清醒过来时甚至要笑出声来,人们将希望寄托在烈日的漂亮后代身上,却惧于直视亮光。他思忖的时候觉得自己胸腔中才窝着一小束光火,“噌噌”地燃烧着仿佛是远古盗火者的第一颗火种。
    剃刀逼上额头的瞬间Lex猜想火焰蔓延了出来,从骨骼一路烧到血管和皮肤,缓慢点亮他身体内侧的黑暗接着留下一溜烧灼后的灰烬。他看见执掌着刀片的狱警似乎被什么东西烫伤手指,进而低骂了一声换用另一只手继续修理。Lex吹了声口哨,他的笑声几近推出舌尖,又在下一秒被人按住了脖子,只得硬生生扯出一个隐蔽的闷哼。而不出所料地,那双手也迅疾地离开了他的肌理。
    “知道么,你从我身后撤去手掌就像你们——你们所有人惊慌地逃离哥谭那三个神,三个。还有一个装神的疯子。”Lex的声音带着尖锐的笑腔,他的脑子里构造起红披风的外星英雄,1918年老旧照片上的战士,从裹着自己血脉的茧囊中脱出的恶魔。以及诞生在阴影下的最后的人类。
    Lex满足地看着狱警厌恶地从他身边撤离,接着畏惧地搓动双手似是不想沾染上任何一点燃烧的疯癫。Lex Luthor终于抑制不住地放声笑出来,他全身上下206块骨头都在阵阵发痛,好像每一块都承受着神灵仅肖弹指之力的重击。
    他爱这个。
    他想。并且在前额抵上墙面的下一秒毫不吝啬地施展自己的身体更大幅度地贴近关节深处传来的钝痛。即便那台破电视中刚刚播放完永生的太阳的后裔已经死亡。但总有一只留下的飞鹰会继续来啄食他的骨肉,顺着掌心的裂口剥离出一个反抗者的模样。
    现在来的不知是苍鹰还是禁锢住他的锁链,抑或是遍覆天地的黑暗。Lex身后的灯暗了一秒,灯丝和他的牙槽一起嘶嘶作响,于是他确信来临的是遮天的暗影,黑夜聚拢在他的眼前。
    “丧钟已经响起来了。”他转过身子去凝视对方的眼睛,心中喟叹午夜过后再也无法照常升起的太阳。
    蝙蝠身上有股子道别的味道,整个长夜他都如同翁加雷蒂诗中所言那般守着死,“再见”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最后那声收尾于无数世人的叹息,也融聚高举光烛的人们横在心头的怒气。
    Lex咧嘴哼笑出声,他聪明的脑子疯狂地转起来计算蝙蝠盔甲下血管因愤怒激烈搏跳牵动心脏的频率。他的双手还尚未铐上,这让他在某一刻产生出试图贴切对方脖颈处绷紧静脉的念头。他想触碰血管,或者说是淌着血的枪管。
   “我会盯着你。”Lex能感觉到变声器后的嗓音怄着火。蝙蝠侠在下一秒拿出了那枚烙印,它淬着热气,煌煌昭示着一个狱中的死刑,“无论在哪里。”
    Lex Luthor并不畏惧这标记打上他的肩头。他有一会儿几乎想要开口询问那些被烫去皮肉的罪犯的反应:他们是否会放声嚎叫,哭喊求饶,跪着冲上帝悔悼。
    而蝙蝠侠不是上帝。他依旧会毫不留情地刻下一个私刑的印记。Lex弹舌发出一下钟声,他的尾音打着颤,心窝中的一小块地狱让他的眼睛跟着那块热铁病态地溜转。他认定自己不会可怜巴巴地认输,即使胸口会依附着永久的审判。
    “你会动手。”他眨了眨眼睛,将目光重新与那双狠戾又冷漠的眼睛钉合在一起,“你应该动手。”
    他听到蝙蝠侠牙槽里的尖锐一响,进而松垮下肩廓等待着血与锈。
    下一秒它嵌入墙壁像是钟声的回响,“叮咚,”他在灯泡瞬时而灭的时候有些失落地哼唱出来,“神已死。”
    你也代替不了他。Lex握上冰凉的栏杆,他的舌尖滚着一段弹跳的钟鸣,在空旷的牢狱中嗡嗡作响。那里空无一人,三点光亮也逼退了最后的黑夜。他回头凝视那个烙印,最终他意识到那似乎是双眼睛,却没切近落在他的身上。

-Fin-

评论(3)
热度(152)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