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Tyler】开枪杀死光

黑吃黑,比比谁更黑系列。

CP:prisoner!Jack/Tyler Durden

少量Jack/Marla暗示

分级:R

警告:我知道Jack没有名字,但我写不出,只好加上这个名字的私设了。

 

    距离十栋高层建筑爆炸,半个城市电路瘫痪世界归至黑暗和大破坏行动已经有五天六个小时零三分钟。

    杰克从警署走到监狱的路上眼神曾短暂地与十个人交汇,其中超过一半对他微微欠身致意,剩下的那些则直接把“长官”带着沙哑的笑声磨出了喉咙,有一名甚至直接递给了他一把枪。他觉得那些发颤的音节下还隐藏着另一场,以及可能存在于未来的无数场由从垃圾或肮脏肥皂中取出的焦黑火种引发的革命。

    于是他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思考了一整晚这些亟待发生的爆炸和小半个世界将被席卷其中的事实:混乱,无法翻盘的恐怖袭击和玛拉。杰克在这个瞬间想到了玛拉。他感觉到这个姑娘干瘦又染着刺鼻烟味儿的手指悄悄在他眼前收拢,一点缝隙都不留地带他走入曾经那些精神疗法构造出的幻境中,然后在意识模糊的最深层,她踮起脚亲吻他。

    然而杰克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正地吻过她。他对这段怪异感情的印象只能停留在五天前的夜晚,第一声轰鸣和第一座高楼坍塌的那刻她的手和自己的那只紧紧交握在一起。在此之前他只在断续的记忆里翻箱倒柜地寻找到唯一存在于他们关系中的缺口。

    泰勒。

    他伸手触摸咽喉的新痕的下一秒通过监狱铁栏杆的反光看到了泰勒.德顿雷朋眼镜镜面反光下只透出一道晦暗锐光的含笑的眼睛。泰勒不存在,他从未真实存在过。杰克躺下时思忖道,他阖上眼睛并试图沉入睡眠,暂时抛去一窝乱糟糟的世界。他的前半夜没有梦到高楼烟火,甚至连砸碎的车窗和楼顶鸽子的粪便都悄声消失在了梦境中。但午夜的指针重合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的刹那杰克猛地睁开眼睛,他醒来,发现自己站在牢房肋骨般的铁栏前。

    “你以为摆脱了我,而你永远——”泰勒在栏杆的另一侧,他用那双含着古怪笑意的眼睛牢牢地盯视着杰克,接着他吹了声口哨,满不在乎地说道,“永远也无法逃离你自己。”

    “这没什么了不起。因为你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杰克嗤笑了一声,他透过栏杆的空隙去望向泰勒被打穿的颌骨和后脑,手指抵住自己喉间的枪伤,他说话的空当会因伤痕的撕扯“嘶嘶”发响,这让泰勒感觉那个胆小鬼,跟屁虫,没有一点点想法的杰克的每一句话都带着一种他熟悉的嘲笑的味道。泰勒在行动开始后的夜晚,杰克决定开枪前的时候听过他的低念,那声音和现下,以及泰勒.德顿存在的无数个日日夜夜相仿。

    即时即刻他看着对方——全无畏惧地仰起了头,狱牢窗户的一缕光经由杰克蓝色的眼睛折射像是一颗子弹拖着光轨瞄准他的额心。

    “你想杀死我。”泰勒兀自轰然笑出声,他把脑袋伸进铁栏,鼻头与杰克的碰到一起,“不,这么说也不对。毕竟你早就杀死了我。”

    他看见杰克厌恶地退后一步,面无表情地错开身子。“就像上次,地下车库里,大楼的楼梯上我把你抛下楼梯一样,杀死我。”泰勒咧了咧嘴,他寻衅似的用舌尖去舔舐杰克的伤口,随即放松颌骨用齿尖去刮蹭出黑红的血。

    “不止地下车库。泰勒。地下车库,楼梯,宾馆,警察局,唯一一栋会幸免于难的大楼,甚至更早以前的、漏水的、破旧的屋子,卢氏酒吧地下搏击场。你试图杀死我的次数远远多过我仅此一次的谋杀。”而那只是为了救玛拉。他把最后一句话吞了回去,背靠着墙向泰勒垮下了肩。

    “得了吧——”泰勒捂住头拉长了尾音,他露出一副失望透顶的表情,愤怒地用脚踹响了门,“直到现在你还在想玛拉?你为什么不想想这整个和她被污染的肺部一样的世界。我们可以改变这个见鬼的布满泄漏汽油的世界,只需一把火,一个发光的燃头。”

    在那个瞬间杰克清楚地听见泰勒在他耳侧发出轻弱的爆破音,于是他转过身去压住对方的身子,然后卸下牙关一点一点地切上泰勒脖颈的皮肉。

    “让我回来,我们应该重新点亮它。杰克,我们不应该成为光么?”下一秒他看见杰克松开了嘴,他的齿面沾着血,表露出一个孤注一掷,抛弃了理想的革命者才会袒露的模样。泰勒试图在他的脑海里寻探一个切入点,甚至是玛拉模糊的影子,但杰克只是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眼神扫视着他的眼睛和流血的侧颈,他并不言语,仿佛在这一刻抛掉了所有东西。

    “我不否认这个。”杰克不动声色地挑起了眉。他回想起汽车的车灯,打碎的商铺玻璃的反光,小范围的火灾等等等等,这些光亮就像火苗一样倏然点亮在他自己以及所有搏击俱乐部的成员胸腔。

    “是的。相信我说的一切,抛弃所有去你妈的希望,什么都不想。”泰勒尖利地引诱道,他的手攀覆上杰克的,掌心贴着凸起的伤疤,指尖挑弄着对方腕骨的手铐弄出稀碎的金属碰撞声,他垂下脑袋,似乎窥探他的思想一般额头抵上额头。

    泰勒在他的颅骨内侧瞥见黎明到来的白光,而非午夜爆炸染红的光亮。杰克在他面前低低哼笑出声,他双手的那道枷锁剧烈地颤动起来,硬铁实打实地互相磕碰着。

    好极了,他得寻找自由。泰勒得意起来,他退后了一步观察着杰克调试着手铐束缚的双手的角度。紧跟着他看见杰克顺利抽出了别在身后的枪,冷漠地上了膛。

    “去你的光,”他回应道,“你亮过唯一的太阳了。”

    

-Fin-


评论(1)
热度(45)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