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双成年的眼睛。
    即便它不够专注,偶尔会被落在窗台的鸟儿和刺目的阳光吸引稍稍偏离。但那仍旧带着跨入残酷世界的寻衅意味,以及熟知血与暴力并无惧尝试的顽固念头。亚瑟不知道他是否正在观察自己。
    麦肯纳家的孩子一年前失去了他的至亲,母体赐予他的血液在此时被替换成了酒精。哈里没有过多的时间照料他,于是下课后,当更多的男孩子拿起他们的玩具锡兵时史蒂夫踮脚从他父亲的柜子中偷取一瓶伏特加,接着点亮烟头将尼古丁、焦油、火焰和酒水一同咽进肺腔里。
    “你不该偷喝他的酒。”亚瑟思考了一下说。当下哈里对史蒂夫的抱怨也远远少于他们未来提到他的次数,一个忙碌且希望隐藏起弹药阴影的父亲只会在他和同学打架——他的对手通常会头破血流,甚至被揍断了骨头——弄得一脸淤青回家的时候训斥他几句。对于孩子身上那股过于早熟的烟草还有烈酒的气味,他甚至还未触及就消失在了空气里。
    而现在史蒂夫.麦肯纳在亚瑟的眼皮下把吸管从可乐罐里抽了出来,又以一种极为缓慢的无辜姿态吸干净了对方杯中的酒,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与亚瑟的钉合在一起。斜下的光线在他头顶上摊开一片柔软模糊的金色,亚瑟没由来得猜想史蒂夫就如同一只未加开导的傲慢的豹,像是金子在空中舞蹈。
    这只豹脚步轻盈地迈到他身前的桌面,然后幽雅地坐下。少年光洁裸露的脚踝在他膝侧摇晃,下一秒,史蒂夫轻踏在他的腿上。他伸出手顺利地在亚瑟的夹克内里找到一包烟,以并非这个岁数的熟稔燃着了火星继而贴上滤嘴。
    在亚瑟下定决心开口劝导和哈里端着果盘回来之前他把烟塞进了年轻杀手的嘴中,抽手的瞬间他的指节蹭过亚瑟的嘴角,喉头滚出一阵没有意义的低笑。
    豹无法避免在军火库中长大,成年后他甚至连枪都不怕。

评论
热度(9)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