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chute

 我烦躁的想写点东西可是拿起笔来我却发现我写不下去;但我仍然想写一点什么,我想写一点给那个飞行员。

  我想说曾经的我,将是年长时的回忆。或者说我有那么一点想谈谈孩子,我不确定那叫童趣,一颗不老的心还是叫作孩提时候的无所畏惧。在我看来当一个人年幼的时候,在体会到真正的恐惧之前他总是不惧怕任何东西。

  今天早上我看了半天生肉直到头晕我回去重新翻了翻闪点-苦旅英雄,于是我想到说这个。一片天空与剪影,飞机的金属边缘垂直地面,那个时候Carol对Hal说“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你仍是我们初次相识时的那个小男孩。”通常我是私心认为Carol才是那个喜欢着Hal的小女孩,一直都是,从七岁见面到他死去、在白雪中给她一个离别的吻到最终他归来时一直都是。这里Carol说“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她脱离了那个姑娘的形象,将爱延伸为陪伴与梦想,而那辆”高速列车“却始终在那条被称为年轻无畏的道路上驰骋。但是在后面有这么一段对话,”我们向它射击!“”你会死的!“”你自己说过的,Carol......是我长大的时候了。“

  我认为Hal.Jordan这个人说的话是属于他自己的行动方式与逻辑最好的佐证,一方面的他用这个告诉他人他的意志,而另一方面他的语言暴露出他的自毁倾向。我感谢说完这句话后他取得了胜利而不是在飞行中死去,用苍穹作为棺椁与丧衣。彼得.戴维斯(指的是戏剧《彼得.潘》的创作来源)在1960年死去后人们把他去世时的报纸标题打上的标语是这样的: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是死去的孩子。如果我第一遍阅读这篇漫画我会认为他会活下,孩子已经长大那么他应该活下,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你不是一个孩子了,那么你要承受苦难,全世界的苦难仍旧会让你死去。于是他最终留下了一封信。

  就像我所说的,我并非英雄。我有追悔莫及之事吗? 有很多,但没有一件像这件那样让我悔恨,我爱你,Carol,一直爱你。我只是太害怕说出来。

  永远爱你,

  你的高速列车,

  Hal.Jordan.

  孩子会在害怕中长大,然后死去,接着他仍成为了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飞机坠落,英雄葬于火焰中。飞行员的生命——飞机的发动机与涡旋。 

  

  

 

 用一句《小偷日记》中的话来结束吧:地球不转动了,它因为要载着史蒂利达诺围绕太阳转而发抖。我在同一时刻见识了死亡和爱情。

评论
热度(10)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