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llie】火箭船(6)

回来开始更这篇,没意外的话结局会走终夜线,欢迎提前殴打。

CP:Hal Jordan/Oliver Queen
分级:PG13-NC17
警告:不要认真,不要认真,不要认真。

  这时,黑夜将尽,汽笛鸣叫起来了,它宣告着世人将开始新的行程,他们要去的天地从此与我永远无关痛痒。*
  奥利在发动汽车前斟酌了一下这句话。他听着引擎盖内的机器轰然发响,接着整个冬天唯一的一点热量扑面而来,但没过多久一切又冷冰冰地沉了下去。仿佛世间所有伫立于生活边缘的人们都滑向倾斜的冰原或谷底,只有骨骼上源源不断散发的寒意聚拢在昏暗的穹顶。
  就算是默尔索也是如此,他吸进一口凉气在心里默默否认那个异乡人,没有人会同所有事都抛开联系。奥利这么默念着,他踩下油门时太阳已经移到了半空,被雾气和黑云遮着一点光都透不出来。哈尔曾向他提到过这个事情:阳光每一天都越来越弱,每一天都像是重蹈前夜的昨天。他转过头去看向哈尔凝望天空的双眼,不自觉地承认——这一切——都是太阳的错。*
  开往德州的路上他俩都没怎么吭声。哈尔在前半段睡了一觉,醒来后他向奥利提出由他来掌控方向盘却被对方拒绝了。
“该多休息的是你。”他瘪了瘪嘴提醒哈尔,好像全然忘却了自己背后还裂着一道口子。这会儿他撑着那副平时藏匿在面具之下的表情,冷硬又坚忍,手头时刻攥着一把弓箭似的不愿暴露出一点破绽。但他早就丢了弓柄,而面前的也不是——不会是他的敌人。
  哈尔的指尖抵上下巴,他摸了摸那些长出来的青茬,粗略地估算着过去的时日和几个坏心眼。随后他挥手示意奥利停下车,并指着远方的州际线说:“你看到那只鸟了么?”
  奥利把头搁在方向盘上冲远望去,他看见低矮的群山,还有奔东而行带来的浅薄的光芒,他那双射手的眼睛试图在扩大的视野中寻找一个焦点,但最终他全部的好精神随着轻微的晕眩缓慢扩散,他察觉到自己甚至无法清晰的对焦,眼前的东西和他半睡半醒间窥测到的末日之景毫无差别。他终于感觉乏力和困意侵袭了他的意识,于是只好挪下座位安静地移去了副驾驶。
哈尔拧动钥匙时奥利把头探出了窗户,在冷空气当面给了他一个重击后他才悻悻地缩回身子提问,“哪儿有鸟?”
“没有。”哈尔的嗓子里挤出一声闷笑,他看见奥利气急败坏地招呼起拳头,最后却只是落到他的后颈的模样乐出声来,他扬起头更贴近奥利的掌心,感受着那熟悉的热量从脖颈温暖全身,然后真诚地回应,“但你确实要休息。”
“很多时候我觉得这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奥利把座位调低了一点,他的手从哈尔肩头滑下来,在交叉紧握前他捏了捏他的手腕,“得到一个恰好可以安眠的机会,在黑夜中有足够的理由放松下来让自己阖上双眼。”他闭起眼睛,自然而然地回忆起他所踏过的刀锋和触摸过的荆棘。哈尔没有搭腔,他猜测奥利脑中筑起一个新的战场或是永不散去的黑夜,骨与锈,警笛,混乱的嗡鸣,还有一两个胜利后的拥抱及擦过面颊上的伤口的吻。
  于是他松开油门垂下头短暂地亲吻他的脸颊。

  到达休斯顿时已近傍晚。他们终于找了个好地儿住下,面对着港口,海面上一小块昏黄的太阳时刻都要坠落一般地斜挂在灰蒙蒙的天边。当码头的重型机械运作起来后最后一点光也消失在了钢铁生冷的罅隙间,世界过早地被推向黑暗。
  奥利站在窗口观望了一会儿,在街灯亮起来的瞬间他拉上窗帘走到哈尔面前和他一起翻阅那沓资料。
“十年前,”他用笔头点了点纸然后改口道,“十二年前。我在费里斯航空听到这么一回事,就像那场演讲中所说的那样。他们想派人炸毁那些航天器,于是开始秘密训练一些飞行员,但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没人承认他们受过训练,也就更别提上去过了。”哈尔低头将手中的报告翻转过来对着奥利,他皱紧了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慢、却坚定地陈述,“不止是防御,拦截,保护这里不受核武器的侵害。”他顿了顿,抬头直视奥利的眼睛,“他们的目的是扩张。”
“等一下。”奥利表现出不敢相信的样子,他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哈尔打断了只能听他继续说下去。
“他们想要整个宇宙。”哈尔交握住双手,他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分不清究竟是属于绿灯侠还仅仅是哈尔.乔丹,“所以他们找了一些最优秀的飞行员,试图将他们培养为'先行者',率先去窥探那些他们无法触及的领域。”他把报告翻到最后一面伸手指向那份名单,然后用一种奥利未曾听过的疲惫语调干巴巴地重复了一句,“他们找到最优秀的飞行员。我是其中之一。”
  奥利在他面前瞪大了双眼,他憋出一两句惊叹,胡子微微上下抖动着。哈尔给他留出一段空白的时间来评断此事,然而他往常良好的逻辑思维仿佛都随着假想被拽上了太空,漫无目的地飘在真空中始终找不到头尾。
“我没有听你说过这件事。”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话,矛头却穿过事件本身追随着他的友人而去。“这确实不是应该被说出来的事。”哈尔耸了耸肩,他的左手贴覆在另一只上,指节磨过戒指而去,留下断续跳跃的微光。
  哈尔注视着它带着生命最初的火种般的意味从指缝和手掌内侧的阴影中一跃而起,但没过多久那光就熄灭在屋内一段如蒙太奇镜头下交织着灰尘与光斑还有影的切移的画面中。哈尔又一次松开了双手,他接着说,“而且我几乎对它毫无印象。”

-Tbc-

*皆出自《局外人》

评论(2)
热度(21)

© 失人与倒吊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